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很牛逼的博客-牛B的小马甲-2017

最客观的评论性个人博客,关于人性的思考,稀奇古怪,奇思妙想等等。

 
 
 

日志

 
 
关于我

对社会无害的马甲。与我聊过您就知道,社会,财经,IT,国家,地外文明,样样行。研修Drupal。。。欢迎加qq:273462304

网易考拉推荐

牛B乡镇领导骂母老虎遭回骂拘留民女  

2010-03-30 12:30:54|  分类: 牛B社会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B乡镇领导骂母老虎遭回骂拘留民女■商报记者 肖风伟 邢军/文

  邓万里 实习生 陈众/图

  64岁农妇不满镇政府征地补偿,拒绝丈量土地。农妇的儿子说,镇委副书记说母亲是“母老虎”,母亲回骂了一句,当场被几名工作人员带走,至今未归。他们去派出所询问,获知母亲已被拘留了。

  记者前去采访镇委副书记时,被骂下楼;采访因严重受阻被迫中断,“农妇因回骂而被拘留”一说尚未得到官方证实。

  纠纷

  农妇回骂官员,被工作人员带走

  4天过去了,37岁的孙永超还不确定母亲到底在哪。

  孙永超是新郑市辛店镇岳庄孙河村人。母亲的“消失”,还要从26日说起。

  当天下午5时许,孙永超去村主任家商量宅基地被征用修路一事。回来后发现屋外来了100多人。

  当时,对方要丈量宅基地,母亲曲花枝不让,说在赔偿谈好之后再来丈量。这时,站在土堆上的镇委副书记安群楼说话了。

  孙永超描述当时的情形:安群楼冲曲花枝说,早就听说你是个母老虎。

  按年岁,曲花枝比安群楼大一二十岁,听到对方说自己是母老虎,曲花枝立即回骂了一句:你娘才是母老虎。

  孙家人回忆,当时安群楼立即变了脸,高喊“给我抓走”。立即从旁边过来一群穿蓝色制服的人,其中有10多人戴着白色的钢盔,像是乡里的治安员。

  这些人过来后,架起曲花枝就往旁边的面包车上塞。孙家人一看情形不对,就上去阻拦。“你们先骂的人,为啥要抓人?”

  孙家人被拦在一边。曲花枝也不停踢打,将面包车一块玻璃蹬掉了。但面包车还是带着曲花枝扬长而去。

  随后,村主任、村支书把孙永超叫到一边,让其承诺3天内把路腾出。孙家人答应后,对方撤走。

  被拘

  农妇至今未回,说是被拘留了

  当晚,孙永超和弟弟孙超民等人来到了辛店镇派出所。晚上8时,村主任打电话通知二人,让他们到镇政府。

  二人来到镇政府后,对方出示了一个条款,内容为保证在3天之内把路腾出来。并承诺,签完字就可以放人。二人觉得条款不合理,就拒签,回到了家。

  到家后发现,母亲曲花枝还没有回来,孙氏兄弟再次来到派出所,询问值班室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没看见人。

  “母亲又没有犯罪,就算被带走了,超过24小时也会放人的。”孙永超知道留置时间。但24小时之后,母亲还没有回来。

  27日晚,孙永超从村主任处得知,母亲曲花枝被拘留了,具体原因不知。母亲被拘留出乎所有人的预料。28日下午2点,孙永超等人再次来到派出所,值班民警给所长打完电话后告诉他们,人已经被拘留了,拘留手续也都给了当事人。

  “具体违反哪一条哪一款,他们说不用告诉家属。”孙永超说。

  声音

  当干部的说话不好听,先骂别人母老虎

  当全家人都在为曲花枝担心时,28日晚上7时20分,曲花枝突然给家打来了电话。

  孙永超说,母亲告诉他,自己在黄水河(注:地名,此处有一拘留所),是用拘留所办公室电话打的。自己一切都好,不要担心。并嘱托他们,把后院(注:待拆迁住宅)的东西搬到前院,别丢了。

  “我们忙问她有没有拘留手续,她说有个文件,但看不懂。母亲没上过学,不认字。”孙永超说。

  虽已过去两天,很多人还记得当时的情形。60岁的王老太说,当干部的说话不好听,不讲一点方式。他们骂老曲,老曲能不回骂吗?

  王老太说着直摇头:抓人时,衣服都弄掉了,可狼狈。那个人站在土堆上说老曲是母老虎,老曲就说“你娘才是母老虎”。这个人我不认识,但都说是干部。长得很白净,有人喊他书记。

  孙永超说,这个人就是安群楼。

  进展

  记者采访受阻

  将继续关注此事

  曲花枝被拘留,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镇委副书记安群楼。当时的情况到底如何,安群楼是否真有辱骂农妇并指使人将其带走的行为?

  为了向安群楼求证当时的情形,29日下午 2时30分,河南商报记者王文凯跟随孙永超兄弟二人,来到辛店镇人民政府办公楼。同行采访的还有郑州晚报、东方今报、郑州电视台记者。

  敲门十多分钟后,安群楼的办公室才开了门。一个穿着秋裤的男子喝问记者是干什么的。

  孙永超兄弟说,这就是安群楼,并问他:俺妈在哪儿?

  安群楼说不知道,同时,不承认骂了曲花枝“母老虎”。在被记者追问时,他不停地拨打电话,冲里面说,叫几个人过来。

  10多分钟后,来了十几名男子,查看记者证件后,将记者“请出了屋”。记者刚到楼下,就听站在二楼的安群楼,冲楼下骂记者是一群“狗毛蛋子”。随后的话语,与其身份十分不符。

  记者没有理会,而是来到与镇政府大院一墙之隔的辛店镇派出所。

  但随后发生了记者采访严重受阻一事,采访被迫中断。许多疑问尚未解开:当天,安群楼是否辱骂了曲花枝?曲花枝是否因为回骂而被拘留?派出所是如何处理此案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