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很牛逼的博客-牛B的小马甲-2017

最客观的评论性个人博客,关于人性的思考,稀奇古怪,奇思妙想等等。

 
 
 

日志

 
 
关于我

对社会无害的马甲。与我聊过您就知道,社会,财经,IT,国家,地外文明,样样行。研修Drupal。。。欢迎加qq:273462304

网易考拉推荐

村民夜守遭强拆房屋被打死-痛心牛比  

2008-07-04 08:11:26|  分类: 牛B社会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凌晨1点30分左右,46岁的密云县李各庄村村民王再英,倒在自家被强拆的房屋废墟以南200米处,留下一个还在读高一的儿子。目击者称,事发时,有四五名不明身份的男子从现场跑开。

  今年3月份以来,拒绝拆迁的王家多次遭遇砸玻璃、揭房顶等各种形式的恐吓。4月30日深夜,王家两个院子共9间平房被人用铲车强行拆除。此后的两个多月,王再英每天晚上都到废墟附近守护,最终死于此地。

  村民发现邻居被打死

  李各庄村位于密云县城西北约两公里处,共有600多户村民。村民们称,该村两年前开始旧村改造。按照规划,全村原有房屋将全部按自愿原则进行拆迁,村民拿到拆迁补偿款后,可购买村里新建的楼房。目前已有约一半村民完成拆迁,其他村民则因补偿款等问题拒绝拆迁,其中包括王再英。

  同样拒绝拆迁的村民张玉山住在王家东南约300米处,张氏夫妇目睹了几名男子在事发后跑离现场。

  张玉山说,因为拒绝拆迁,他家也多次遭遇恐吓。之后张家与王再英及另一名邻居唐某便保持联系,以便互相照应。王再英夜间在废墟附近守护,他便与王约好,互晃手电作为应答。

  前天凌晨1点40分左右,张玉山与妻子突然听到家中4条狗狂吠不止。夫妻二人起身后给唐某打电话询问情况,唐某说他那边没事。张氏夫妇赶紧登上屋顶察看,发现四五个人影正很快地向北面跑开。张玉山用手电朝王再英平时待的地方晃了晃,没有得到回应,他赶紧拨打王再英的手机,但提示为“无法接通”。

  张玉山说,当时他感到王再英可能出事了,便继续在屋顶打着手电搜寻。在王家房屋废墟以南约200米的一棵大槐树下,张玉山发现地上有一处亮光,他以为是手电照在水坑上的反光,便关了手电,但那个地方还亮着。他意识到那可能是王再英的手电亮着,便赶紧和妻子从屋顶下来,先将4条狗放出去之后才敢出门。

  当夫妇俩赶到大槐树底下时发现,王再英头朝东脸朝下,蜷身侧卧在地,左臂压在身下已扭成麻花状,右腮可见少量血迹。他们大声呼喊,但王再英没有任何回应。两人立刻报警。

  凌晨两点左右,110和120先后赶到,确认王再英已当场身亡。现场刑警随后将张氏夫妇带回去做笔录。等夫妻二人6点多返回时,现场已被清理干净。张玉山说,他事后听人讲,几名凶手是乘坐一辆没有牌照的车过来的。

  生前守候废墟两个月

  王再英之子王彪说,他家两个院子共9间平房,建筑面积约400平方米。在和村支书张玉良、治保主任王守才及村里拆迁办谈过多次后,拆迁补偿款才涨到十二三万,父亲一直没有同意拆迁。

  自今年3月以来,家里多次遭遇砸玻璃、揭房顶等不同形式的恐吓,每次都是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半夜开车过来,打完砸完便走。他们每次都报警,父亲还多次向北京市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至今没有结果。

  4月下旬,王家及附近数家村民遭遇断水断电,王再英被迫带着儿子和半身不遂的七旬老母,搬到他在村里租用的一个蔬菜大棚里栖身。4月30日夜间,王家两个院子的9间平房被人用铲车拆毁。

  因为担心房屋废墟被“毁尸灭迹”,自5月1日起,王再英白天在蔬菜大棚干活休息、照顾老母,夜里便来废墟附近守护。多名村民称,不管刮风下雨,王再英每晚都寸步不离守在废墟附近,困了就在人家墙根下睡一会儿。

  “即便不被打死,他也会被拖死。”附近一村民说。

死者多处骨折

  昨天中午,王彪在父亲遇害地长跪不起,失声痛哭。他回忆说,事发前几个小时,大约晚上9点多,他还特意过来看了看父亲,当时父亲就在附近一楼房的墙角蹲着。父子俩聊了一会儿天,之后王彪返回大棚睡觉。凌晨3点,王彪接到二伯父王再武的电话,才知道父亲出事了。

  前天下午两点半,在密云县殡仪馆,王彪看到了父亲的遗体:满脸都是沙子,全身多处骨折,都是棍棒伤。随后,法医为王再英做了尸体解剖。

  王彪说,10年前父母离异后,母亲带着姐姐离开,此后再无联系,剩下父子俩相依为命。因为只有一只眼睛,父亲找不到工作,只好在村里租了一个蔬菜大棚,靠种地勉强度日,每年收入也就千把块钱。王彪说,他在北师大密云实验中学读高一,上学多年都是依靠各方面的补贴、资助,几乎没有从家里拿过一分钱。因为吃不起学校的饭菜,虽然学猩以寄宿,他也没敢寄宿,午饭都是每天回家吃。

  昨晚,他的班主任朱老师说,王彪是她那个班的班长,学习成绩也很不错,上学期每次考试都是全班第一名,这个学期因受奶奶生病及拆迁等问题困扰,他的成绩有所下滑,但一直是老师们非常器重的学生。朱老师表示,她将与学校领导沟通,尽最大努力给予王彪必要的帮助。

  在王彪眼里,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除了和自己话多一点儿外,和外人很少说话,当年因为分家等问题和两个伯父积怨颇深,也都没有什么来往,73岁的奶奶则由父亲和伯父轮流照顾。7月1日,老人刚刚搬到王再英租住的大棚。王彪说,事发后他不敢告诉奶奶实情,也不敢面对奶奶,前天下午离开殡仪馆后他没敢回大棚,在外流浪了一晚。

  王彪回忆说,因房屋拆迁发生种种事情后,父亲有一次和他聊天时谈到,如果父子两人某天遭遇不测,不会是因为别的,一定是因为拆迁。该村多名村民亦称,王再英之死与拆迁纠纷必有关联。

  拆迁纳入警方调查范围

  记者了解到,该村的旧村改造拆迁工作由村里组织的拆迁办负责,牵头人是村支书张玉良。

  昨天下午,李各庄村村委会副主任张玉芳表示,村支书张玉良不在,他本人亦不能接受采访。张玉芳同时称,村委会已给王彪拨付了1000元救济款,“他是本村村民,他的事我们一定会管”。

  密云县公安局联络员刘警官表示,死者的尸检结果尚未得出,目前该案正在调查中,不便透露凶手是否落网等详情。针对家属及村民的王再英之死与拆迁纠纷必有关联的说法,刘警官表示,这肯定在警方调查范围之内。

  密云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孙明舜表示,他将联系相关部门,妥善照顾好失去父亲后形同孤儿的王彪。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