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很牛逼的博客-牛B的小马甲-2017

最客观的评论性个人博客,关于人性的思考,稀奇古怪,奇思妙想等等。

 
 
 

日志

 
 
关于我

对社会无害的马甲。与我聊过您就知道,社会,财经,IT,国家,地外文明,样样行。研修Drupal。。。欢迎加qq:273462304

网易考拉推荐

女人如何赚钱-看成功女的经历-牛B呀  

2008-07-25 09:42:07|  分类: 女性牛B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B的人牛比的事情一直都是有的,以下就是一个牛B的女姓经历。

    深圳从来不缺“传奇”人物,欧娜就是其中一位。她曾经创造了深圳保险业的奇迹,她曾经开了一家全深圳最豪华的西餐厅,在最风光的时候,四五百万元的钱财对她来说唾手可得;然而与此同时,她不断拖欠员工工资,连安装一部空调都不愿付款。极度聪明,极度奢靡,极度分裂……作为这位女富豪浮浮沉沉的见证人,我不得不记下她的故事。  人的机遇是一种偶然,可是其中定有必然相随
    对深圳有了解的人都知道,1999年有一家全外资的保险公司落户深圳,大批网罗人才。那年我20岁,怀揣湖南衡阳一所大专的毕业证刚来到深圳,出于对外资和保险的好奇,我去人才市场参加了该公司的面试。
    面试现场人潮如涌,我好不容易才抢到一张简历表格,正准备填写时,突然听到一把和软悦耳的声音:“请问一下,籍贯指的是祖父母的出生地还是我自己的﹖”
    一抬头,我发现左手边站着一个相当抢眼的美女。她皮肤白皙,笑容甜美,最令人称奇的是眉心正中有一颗鲜红的胭脂痣,给人一种面相不凡的感觉。
    我跟这个名叫欧娜的山东女孩一见如故,凑到一起,商量如何填写应聘简历。填到学历一栏时,我照实填上“专科”,欧娜填的是“高中”。这时,有一位主管模样的人走出来,说了一句:“请本科学历以上的应聘者将表交到我这里来。”
    正低头写字的欧娜手猛地一颤。仅仅几秒钟之后,她若无其事地抬起头来,将未填完的表塞到口袋里,说:“我有点事先走了,有空多联系”
    几年之后我才醒悟到,这个细节证明欧娜的观察力是多么敏锐
    参加保险公司的第二轮面试时,我又碰到了欧娜。她很大方地展示自己的简历,我眼尖地发现,学历一栏里赫然填着“大学本科”,并且还有毕业证原件和复印件。
    那时的欧娜并没有预见到日后的富贵,把实情告诉了我:“东南亚证件集团,马路上到处都有他们的名片。”
    我哑然失笑。而事实证明了欧娜的选择是正确的,她如愿进入了这家外资保险公司。
    也许是我作为行政助理人员和她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也许是我仅仅20岁的年纪在25岁的她看来还相当单纯,在公司里,欧娜很乐意跟我聊一聊。
    我一直对欧娜眉间的胭脂痣充满好奇,欧娜自己颇不以为然。欧娜出生在山东蓬莱——一个常常与神话联系在一起的地方。从小听着仙人的传说长大,又常常听到人们对她的痣的预言,欧娜对未来充满憧憬。然而现实是残酷的,高中毕业欧娜没考上大学,此后六年在家乡她没有碰上任何好的机遇。眼看年龄已大,1999年,欧娜下定决心,“要为自己的未来真正行动起来”
    说到这句话,欧娜握紧了拳头。我相信欧娜有这个决心也有这个能力,因为她从最基层的陌拜拜访陌生人做起,尽管没有任何关系网,业绩却在同期业务员里独占鳌头。
    了解保险行业的人都清楚,业务员最初的业绩有很多偶然因素在内,如果想一直辉煌则必须开发到大客户。欧娜非凡的才华表露无遗,她能够在拜访之后,第一时间考察到客户的爱好,并让自己养成同样的爱好。
    短短半年时间里,我看着欧娜一天天改变,从一个纯朴的小城镇美女变成了走在时尚尖端的都市女性。买衣服,她从东门转战以奢侈品闻名的西武。她对每一个客户都称“亲爱的”,男的被叫得心惊肉跳加暧昧朦胧,女的被叫得如沐春风笑逐颜开。到2000年年底,欧娜成为保险公司第一批开赴美国的业务员,并有资格参加国际MDRT国际寿险百万圆桌会议。
    对欧娜财富的谜底我是有所了解的。她的几大客户,一个是深圳法律系统的某领导达子,每年保费15万;一位是房地产女老板任如,保费是每年20多万。
   挖到第一个大客户,后面的客户就会滚滚而来,欧娜快而准地找到了这枚钥匙。保险业务员第一年的佣金是30%,那一年的欧娜,人生得意第一春,站在领奖台上格外意气风发。我想,此时她应该终于相信自己绝非草芥凡人。
    女富豪的手段:男人·情人·合伙人
    2000年底,罗湖的黄金地段开了一家装修超级豪华的西餐厅,所有物品全是最好的,甚至连厕所门口放的都是意大利进口的真皮沙发,引起了一片惊艳之声。
    这是欧娜的杰作。在保险业,欧娜是一个奇迹,一年之内升任襄理,在分公司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单纯的保险做到一定时期会非常枯燥,于是她当起了老板。西餐厅的总投入是500万左右。欧娜明确地告诉我:这笔钱,分别来自她的三个情人。
    这就是欧娜魔鬼般的能力之一:在不同的时间地点调度不同的情人,让大家相安无事,并一起给她投资。
    那段时间的欧娜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然而,学历不能限制一个人的发达,却能制约一个人的见识。欧娜对员工的管理采用了保险行业的粗放型管理,她宁可花大价钱装修,却不愿意高薪聘请顶级厨师。同时,也许是在地位比自己高的人身上付出了太多甜美的微笑,对手下员工欧娜吝于关怀。西餐厅开了不到10个月,长期不变的口味和疏于管理的餐厅服务团队,终于导致了一场大祸。
    由于西餐厅的收入经常被欧娜抽血用于自己的挥霍,员工经常两三个月拿不到工资,服务水平不断下降。而不巧的是,服务员的恶语不小心喷到了一位颇有脾气的大佬身上,在15分钟之内,他毫不犹豫招了几十个人来毁了这个他曾经颇为赞赏的地方。
    欧娜迅速通报了自己的保护人。没想到,经过一番调查之后那位法律系统的强人毫不客气地训斥了她:虾有虾路,蟹有蟹道你不要狂得没谱,还让一小破服务员也狂得没谱
    欧娜魔鬼般的能力之二马上显示了出来:只要意识到对方是一个不可得罪的人,哪怕前一秒她还在火冒三丈也能迅速变得又甜又糯,速度快得让你产生错觉,觉得刚才那个叫嚷的女人一定不是她。
    而一转头,她把所有服务人员召集起来,把累积的戾气用最刻薄的语言喷出来。犯了错的小服务员一边哭泣一边辩解,被她毫不客气地扇了一个耳光。
    这就是欧娜的致命伤。有权有势的人给她的东西太多,以致她根本不把普通人放在眼里。这一巴掌激怒了所有服务人员。有人摩拳擦掌,有人说不想干了,要她立刻结清工资。
    欧娜轻蔑地放下一句话:要走可以,把餐厅打碎的东西算好账,赔完再说。今天当班的人,一个也少不了
    第二天,西餐厅没能营业。所有的服务员都罢了工,还少了几个。而伴随着离开的那几个服务员离去的,是餐厅内所有能搬动的东西。
    其他餐厅员工将欧娜告上了劳动局,绵延不绝的调查等着她。离开的服务人员里有个经理,他向所有供应商通报了餐厅的近况,于是大家才知道,欧娜开了10个多月的豪华餐厅,所有电器、桌椅都没付钱。情人给的装修款,被她用来装修自己了。
    很快法院的传票送来了,餐厅被封掉了。欧娜跑去了海南避难。
    我此时依旧在保险公司做行政助理。欧娜常常给我打电话诉苦,我安慰她:没什么,人生难免会失败,跌倒了可以重来,记得吸取教训就好。
    这想必是大多数人的想法了。然而欧娜沉默了一阵后,说出这么一句话:“看来,假如想要活得更好,我必须找更强的男人。”
    于是我有预感,欧娜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有钱人的沧海桑田:女人·友人·敌人
    欧娜在海南躲了整整一年,又回到了深圳。此时经过几年的熏陶,深圳已经有很多公司意识到,从保险行业出来的精英人士的确能胜任很多工作。于是,欧娜顺利地在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谋到了行政总监一职,顺利转变为职业经理人。
    听到这个好消息,我相信欧娜的目的绝不是做经理人那么简单。
    欧娜过去的大客户任如再次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任如跟欧娜的经历有点类似,而此时她已经达到了人生的理想状态,顺利嫁给了一位在深圳拥有巨额资产和丰富人脉的丈夫米鼎。更重要的是,她刚刚为米鼎诞下了唯一的麟儿。虽然这个年过四十的男人已有多次婚史,却没有一个后人。任如坐稳了太太的宝座。
    也许任如给予欧娜帮助有着复杂的目的,但欧娜直接受益。任如在自己和米鼎的家族集团下开了一家公司,请欧娜任总经理,月薪三万。
    我和欧娜又成为集团下的同事了。
    副总本来也是任如的朋友,她处处和欧娜过不去,屡次在高层会议上反驳欧娜的各项策略,直到最后杀鸡给猴看,把厚厚的文件用一种排山倒海的姿势扔到了我的桌上。
    我向欧娜汇报这个情况,她思考了几十秒钟,然后告诉我:打个电话给米总。
    我诧异得睁大眼睛:打电话给米总﹖下属公司女人间斗气,为何要闹到老总那里﹖
    她微笑着摇头:你错了。你打个电话给他,只需要说副总把东西扔到你面前了,然后就不需要说任何话了。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她那种志在必得的神情,令我不由自主地拿起了电话。
    米总在电话里听到我的声音,仿佛有点意外。当听到我嗫嚅着说了一句欧娜教的话以后,他连连追问,我却谨记着欧娜的叮嘱,不再回应。
    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我以为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在电话里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电话那头一片寂静。突然,米总说话了,就说了一句:你哭了﹖
    我大惊,接着恍然大悟——这才是欧娜要的效果她不知何时,注意到了米总对我这个年轻女助理的特别关切,于是利用厂这一丝微妙的感情
    在我混乱的时候,米总“啪”地挂掉了电话。下午,公司公告栏里就贴出了那位副总无限期休假的公告。
    神话一样的结果。
    那一瞬间我对欧娜的感觉,错综复杂。这还是那个跟我站在一起填表格的笑容甜美的女子吗﹖
    从那以后,米总对载这个曾经求助于他的弱女子的态度有了微妙的改变,这改变欧娜看得非常清楚。她的各种要求都通过我向米总传达,而米总都会爽快地签字。
    这—切,身为米总妻子的任如被蒙在鼓里。表面上一切都很正常,欧娜一如既往地挥霍。每个月三万的薪水还不够她零花,她从公司账上挪用的钱不计其数。除了早期三百万的投资,还有公司正常运作之后的收益,她都没有上缴到集团,而是以各种理由推诿。任如并不把这些钱放在眼里,米总就更不要说了。
    短短几个月内,欧娜又换掉了原公司大部分重要岗位的人,甚至让我说服米总,连上海、苏州分公司也纳入我们的管理之下。虽然分公司每月一次的电话会议让欧娜出尽风头,可总有人会扫地的大妈都有几千的月薪。他们不知何时连成一体,在任如面前参了一本。没有任何关于钱的事,他们直捣黄龙:欧娜和米总的男女关系。
    任如大怒,但她深谙驾奴男人之道,她只是提醒米总,欧娜揽权似乎有点过分。而我再次成子棋子。任如隐约透露出认为我比欧娜更具备专业素养的意思,这正吻合了米总的心意。他对欧娜说:“你回去好好考虑一下,休一个长假吧。”欧娜大势已去。
    我诧异不已。原来有钱人的沧海桑田变换如此之快
    也许还没有结束:家人·父母·陌生人
    现在的我,在一家小公司里踏实地做着行政人员。而欧娜的生活注定多彩多姿。她离职一个月后,在酒吧里认识了一个北京男人,并用超乎寻常的敏感判断了他的身份,又在最短时间里,说服他为她投资100万开了一家公司,装修了豪华的办公室,甚至给我准备了一间。
    然而查看了她的公司之后,我拒绝了她的邀请。我说:我离开我们还能做朋友,再这样下去,我们只能反目了。
    我虽然不八面玲珑,可并不笨。我了解欧娜公司所有的账目。一如从前,她拖欠所有供应商的货款,包括电脑、空调、复印机……甚至是她新换的IBM。她太风光了,我替她害怕,也害怕会出现要我为她承担责任的那一天。她早在餐厅时代,就已经上了深圳工商的黑名单,她后来所办的公司,没有一间是以她的名字注册的。她早已丧失了法人资格。
    我最后得到欧娜的消息是非常偶然的。欧娜父母的住处离我非常近,我也知道她一直与父母不和。虽然最后一间公司登记的是她父亲的名字,但是他们很少谋面。我算是为数不多了解她家庭情况的人,她父母早已宣称:不管她了。而她也早已宣称:我跟他们,没什么好说的,他们在我小时候就把我扔到我奶奶家,根本没养过我。
    当救护车开过我身边时,我没有意识到这跟欧娜有什么关系。直到当天下午在小区听人聊天才知道:欧娜后来果然再次拖欠员工薪水被员工集体告到劳动局,可法人不是她。听到拖欠的巨额工资的欧父,当场血压升高,不省人事。
    欧娜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据她后来公司某个小文员的说辞是,她从北方打电话过来,向这个小文员借3000元。
    小文员不肯借。欧娜也没有再找她。
    3000元。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是那个曾经挥金如土的欧娜。从1999年到2007年,不到十年的时间,当初在人流汹涌的面试现场里那个言语温软,笑容甜美的女孩,早已面目全非。
(选自《时文博览》2008年7期下)

  评论这张
 
阅读(124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