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很牛逼的博客-牛B的小马甲-2017

最客观的评论性个人博客,关于人性的思考,稀奇古怪,奇思妙想等等。

 
 
 

日志

 
 
关于我

对社会无害的马甲。与我聊过您就知道,社会,财经,IT,国家,地外文明,样样行。研修Drupal。。。欢迎加qq:273462304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吃人的道德  

2008-06-02 12:37:44|  分类: 牛B教育兴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大官人吃人的道德
    两年前,报纸刊登了北京一位女教师的“光荣事迹”。她辛苦工作,不顾自己的孩子拼命工作,一直不敢耽搁教学。结果,为了班上的学生,她让自己的孩子活活地病死了。自然,官方大力歌颂这种奉献精神,说这位教师发扬了集体主义精神。可在我看来,她分明就是集体主义思想的典型的牺牲品。
      我以为,不计较个人得失的人仅是傻瓜,丝毫也并不伟大。这种人只是zhuan制主义下的牺牲品,是还没有觉醒的人。民主产生的前提,就是出现民众的“利益觉醒”。民众知道自己的权益时,才会有维护自己的权益的要求。一个不知道个人利益的群体,是不可能产生民主政治的。对于这种“稳做奴隶”的群体,必然出现 zhuan制主义的政治体制。
        zhuan制主义者借以来实现zhuan制统治的思想有两个典型:民族主义和集体主义。民族主义者往往利用国民的爱国热情,通过树立敌人来加强民族的凝聚力,这样即可将全民置于自己的zhuan制之下。民族主义有一个分支,那就是国家主义。政客们往往巧妙地利用狭隘的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来加强自己的zhuan制主义。
       zhuan 制主义者深知,要缓和民众对自己的不满,必须想法消解民众的情绪。当zhuan制主义者发现国内形势对自己不利时,就会利用和煽动民族仇恨来转移民众的注意。他们可以今天反美,明天又反日,始终让民众保持“热血澎湃”而失去理智,其目的就是借此转移民众的注意。当年,蒋介石最擅于这种伎俩。在北伐时,他提出“国家至上,民族至上。力量集中,意志集中”和“为国家尽大忠,为民族尽大孝”的口号,为自己排斥异己,登上最高权力宝座的手段。
        一位友人告诉我说,现在中国大陆应该发动战争收复台湾,借以凝聚民心。其实,这位友人不经意间已经说出了这层意思。战争开始时,zhuan制主义者往往就会利用掌握的新闻媒体大肆宣扬“国难当头,一切以国家至上”。此时,你若要求自由与民主与自由,他会说:国难当头时,你还谈什么个人利益,还谈什么民主与自由?!此时需要一致对外!!看来,蒋介石的伎俩仍然还是“经典”。
      集体主义是要扼杀个人利益,将个体消溶到集体之中去。如果你要谈个人的利益,你就被视为庸俗与自私,正如当年林彪要“狠斗私字一闪念”。从根本上讲,集体主义否定个人领域,只承认集体的公共领域。在《通往奴役之路》中,哈耶克论述了社会主义是通往奴役的必然道路。他认为,社会主义是集体主义的一种,因而符合集体主义本身的一切东西也必定适用于社会主义,然后又说:“形形色色的集体主义,如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等等,都是Ji权主义者这个新词真正意义上的Ji 权主义者。”很明显,在哈耶克那里,集体主义思想必然导致Ji权主义。
       中国的共产主义道德体系是从苏联搬过来的,而共产主义道德体系的核心是集体主义。从这个意义上讲,从苏联搬过来的“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背后也是一种集体主义思想。集体主义思想要求个人无条件服从集体,教师也应该服从“整个人类或国家”,为“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为人类国家而付出牺牲。它将教师圣人化与妖魔化,借此来压制教师的个人主义。按照它的逻辑,如果你承认自己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那么你就会非常伟大与神圣。此时,你不应该休息,而应该像牛马一样24小时地工作;你也不应该提报酬与待遇,否则你就是低级庸俗,而圣人是不应该庸俗的。
         举个例说吧。某校有几个教师,一周内有五个晚上有晚自习。平常的工作每天从早上7 点,到晚上10点,只有星期天一天休息。想想看,我们的一线教师就是这样在工作。毫不过分地说,这些教师难有幸福的家庭生活,因为他们最基本的性生活都可能不正常了。集体主义的论调会说: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难道教师还需要性生活吗?圣人可以不需要家庭生活了。在这种集体主义思想的影响下,我想他们迟早全都会患上阳萎。如果他们还笃信自己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一般伟大,我认为他们是愚昧,而不是伟大。
         尽管民族、国家与集体的内涵是不一样的,但都是抑制个人的权益与自由。在这个意义上讲,无论是民族主义,还是国家主义,或是集体主义,其本质都是一样的。英文中的“nation”一词自身就有两个意思,即国家和民族,那么“全国人民”与“整个民族”又何尝不是一个集体名词呢?它们都是zhuan制主义者们的常用手段,而zhuan制主义带来的必然是蒙昧主义。
       个人主义是民主的思想基础与要义。没有个人主义,我们就无法尊重生命个体。不尊重生命个体的体制,不维护个人利益,这种政治不是zhuan制主义还能是什么?事实上,世界的主流意识是个人主义,而不是集体主义。可以说,zhuan制主义提倡的集体主义,是历史潮流相悖的。
       近代战争中,大多是民主国家与zhuan 制国家之间进行的。再看看发生过饥馑的国家,也都是zhuan制主义的国家,我知道的就有索马里、中国、朝鲜等。大凡大兴集体主义的国度,无不是 zhuan制主义盛行的国度。我们知道,西方世界的价值标准是“自由、民主、博爱”,而在集体主义的国家里,人权随个人主义被压制而被剥夺,天天都上演着吃人的悲剧。那么,我们可以明白为何西方世界是那么仇视集体主义的国家。可以讲,中国避免战争的最佳办法就是使自己的政治民主化,减少自己与外界的冲突,将自己融入到世界中去——因为具有民主的意识形态的国家之间,是很难发生战争的。
        跟封建礼教一样,集体主义也是“吃人”的伦理道德。在有人高呼战争才能救国时,我们不妨保持自己的清醒,事事上都应保持自己的判断。政客最喜欢的,不外乎是一群只有热情而没有头脑的人,几句演讲词就会让他们神魂颠倒,然后就可以将他们控制或利用起来——战场上最英勇的战士,可能仅是国家主义思想的炮灰,他们只是可怜之徒,而不是什么伟大之人。
      每个人的思想水平同,在观点及行为上就会有所差异。每个人都在朝着既定目标努力,希望能够到达自己设定的标竿。我始终坚信自己的价值判断,这并不表明我是不负责任的教师,因为我的良知会让驱使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成为自己心目中的优秀教师。
       对于中国人来说,日本人入侵中国分明是不正义的,而对于日本人来讲,他们来华是要建立大东亚共圈,目的是促使东西的繁荣,这听起来好象就是在正义地行善。同样地,德国纳粹也号召国民参与战争,以日耳曼民族的高贵来拯救欧洲,其背后运用的逻辑也是一样的。可以想象,在当时的法西斯教育的环境里,教师会极入怂恿学生入伍为国争光。从这个意义上讲,对于“二战”带来的毁灭性破坏,日德两国的教师难道不负一点责任吗?假如中国为了掠夺资源而对邻国发动战争(再次声明,这只是假设),此时的教师会鼓励学生入伍吗?教师若认为战争会使中国国力增强,当兵入伍是为国争光,他就会本着“师德”,极力怂恿学生入伍;教师若认为国力增强应不以掠夺来实现,他就会反对学生入伍。那么我们来判断一下,此时有“师德”的教师,是反对学生入伍,还是怂恿学生入伍?
       道德总是个体的,它通过个体而表现出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想水平,其价值判断是不一样的。人们到底是行善还是行恶,那真还是不好说。我们是在“诲人不倦”,还是在“毁人不倦”呢?这完全取决于教师的思想觉悟了。我们自称有责任心,成天却给学生灌输集体主义的思想,不知我们是奴役了学生,还是解放了学生呢?此时,我们的价值判断是什么样的呢?
       作为一个教师,我坚决不承认自己是什么人类的工程师。我深知,我没有那么伟大。我更怕,一旦迷信集体主义后,我就会不自觉地被奴役起来,直至死时还认为自己很伟大。别以圣人的道德来要求我,因为我做的工作是非常平凡的。我也是自私的,我会永远要求与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借用胡适当年的话来说,那就是“捍卫个人的自由,就是捍卫国家的自由!”
       鲁迅在《灯下漫笔》中说:“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了之后,还万分欢喜。”尽管时代变了,这句话却仍然正确。只是对于教师而言,我还想把鲁迅的话修改这样:“我们教师极容易变成奴隶。我们变成了之后,不仅自己非常欢喜,而且还正在自觉或不自觉地使学生也变成奴隶。”
       中国人喜欢做奴隶,自己却可能还没有意识到。我们教师还在千方百计地使学生成为奴隶,但是我非常清楚,至少我是不会做奴隶的,也不会让学生成为奴隶。
       有一点必须补充,极端的个体主义是有害的,我深知这点。极端的个体主义是自我主义(egoism),而真正的个体主义却是个性主义(individuality)。当我批判集体主义时,是站在个性主义的立场上而言的,并不能表明我所主张的就是极端的个体主义。我想通过此文表达的是,一旦过分强调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或集体主义思想,无疑是滑向了一个极端。自由的思想以及为之负责的态度,是个性主义的特征,也是个体的价值与尊严所在。个体价值与尊严具有普世性价值,因此值得我们重视与提倡。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