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很牛逼的博客-牛B的小马甲-2017

最客观的评论性个人博客,关于人性的思考,稀奇古怪,奇思妙想等等。

 
 
 

日志

 
 
关于我

对社会无害的马甲。与我聊过您就知道,社会,财经,IT,国家,地外文明,样样行。研修Drupal。。。欢迎加qq:273462304

网易考拉推荐

<<光盲>>--死神的呼唤[原]  

2007-01-05 09:58:00|  分类: 牛B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起了曲涛说的话,他曾经说过要干掉我,包括我们宿舍的几个。那张恐吓信+挑战信的结合体不会是他弄的吧,我越想越觉得可怕,战争离我并不遥远,想起了之前军训时看的一部片子了,我们随时可能会遭受到战争带来的血腥。而我,今晚,可能流血,甚至死去。大学并不是一个安全的居所。我宁可它是一个拘留所,可以让我在里面静静的感受安全。



    出去叫人,放假中,都出去玩了,还有几个宿舍的家伙在外面租房,张彪,陈高,都是如此。还有大斌,正在与他的“老婆”王惠度蜜月。



    已经下午4点,时间一点一滴地离去,我还在宿舍开着电脑玩游戏,疯狂赛车,把声音调到最大,让整个窝充满生命的狂热气息。叼着一支烟,只是点燃,让它自由熄灭。我的心在低迷的生活中跳动,震动,狂暴。我理想中的效果是变成一个疯子。



    下午5点20分,我穿上衬衣,拖着木屐,走出了公寓。手里紧撮着一百元,沉重地行走在校园里面。



    “老板,给我一包烟,软玉溪。”我将一百元展开拍在玻璃柜上。



    夜幕降临,依稀可以感觉凉风从耳边划过。走在Z大的外面,那村那校那人那狗,我静静地走在闹市中。我找到张彪,他正与小沁在家做饭,我说宿舍有麻烦,回去照应一下。他说,吃完饭再说吧。



    不了,我走出了门,看到了大斌,大斌说有点事,晚点回宿舍照应。我说,好的,等你,带上家伙。



    还有陈高,宿舍哪能容忍这事,别说被人恐吓,就是被人骂一句也不能容忍,一会陪我回去。我就在陈高这里吃饭,给他们几个电话,一会在陈高这里集合。



    时间已到晚上8点,打电话叫他们几个,都说还有事情没有忙完,叫上了我校外的几个哥们,他们是我在社团期间认识的人,都有在外面混的背景。一共加起来有7个人了。



    晚上8点40,大斌赶了过来,还有张彪正在赶来的路上。我慢悠悠地抽着烟,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把那张纸上的内容当真了,也许是预感让我这样做,也许是一种自然反映。今晚没有月光,这个村子的热闹起码要持续到夜间一两点,而我们几个似乎只在沉默中等待。



    “你微笑浏览,手机里的浪漫。。。”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他妈搞什么飞机?宿舍门被人踢坏了,房间全是垃圾,还有你的电脑被人砸了,我的床被人拆了。”李飞的声音,有点急,他冲着我骂。



    “等等,别急,慢慢说。”我尽力让他冷静下来。



    我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李飞越说越急:“他妈的,这都什么东西,我们墙上被涂满了颜料。”



    “啊。”电话里突然传来了李飞的惨叫声。



    我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你们在这里等着,叫张彪快点,李飞可能有事情,我去叫车。”说完我就冲村头跑,一路还不停播打着李飞的手机,但一直都是占线,后来变成无人接听。



    我打了一辆面的,从村头开进村尾,看到他们几个立刻把门拉开,“带上家伙,上。”



    门“哐”地一声被推上,车子调头飞速启动朝学校南门开去。



    张彪刚赶到,气喘吁吁,“咋了,这么急。”



    陈高说:“叫你来干架。”



    我一直播打着李飞的手机,希望能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如今的情况,预感,自然反应,这一切都是事实,正在上演。我的心跳得很厉害。



    到了学校南门,门口保安不让我们的车子进入,我们将学生证给他们看,还是遭到拒绝进入。正在我们谈话时身边驶入了一辆宝马,“我草,他为什么能进?你们都不去问问就让他进了。”我冲其中一个保安大声说。



    “你他妈想怎么着,我就不让你们进,小面的也想进学校?”那个保安似乎比我更凶。



    我急忙将陈高几个拉开,“我们上车,走。”



    我让司机强行开动车子闯进去,没开出十米,听到车厢后面一声响,有东西砸向了车子。我们立刻下车,没等司机跟保安理论,我拿出铁棒朝几个保安跑去,张彪他们和另几个兄弟也一起下车。



    “草,你他妈装什么B,来啊。”我朝其中一个保安打去,随后几个保安拿起棍子冲向我,张彪他们几个二话不说一起冲过去打。



    我的怒气也许是因为他的几句话,头脑中仿佛没有一丝犹豫,“保安就可以欺负人,是吧,草。”又是一棍子打过去。我的背部也被人打了一棍,我没有回头,只是专注地狠打着躺地上的那个保安。其他几个保安也跟张彪他们打着。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音。声音混乱一团。



    当我回过醒时想起了李飞还在宿舍,他现在怎么样了?我拉上他们几个立刻上了车,车子开进了校园。朝着我们的公寓楼飞奔。



    不知什么时候我的手已经在冒血,我没去擦,我只想快点见到李飞,想要知道他如今怎么样了。



    车子急刹车,停在了公寓的大门外,下车,冲了进去。



    上楼,通往我们窝的楼道边站满了人,一个个都在议论着什么,冲过人群,看到我们门外站了许多拿家伙的人,还有曲涛,果然是他。



    “李飞呢?你把他怎么了。”



    “那小子很不走运,拖出来。”曲涛点起一只烟,对着我说。



    只见两个人,一人拖着一只手将李飞从宿舍拖出来。曲涛将烟掐灭,用手指着我:“其实我只是想给你提个醒,上次只是让你得意一下,别太让我看不顺眼。”



    我再也无法容忍了,“我草!”,我跟兄弟们冲了过去,打了起来,我只朝着曲涛,他从背后抽出一根棍子,我们打了起来。



    人群中分不清楚谁是谁的人,只有棒子打在身上发出的“砰砰”声,还有因痛引起的叫声,一个个声音都很大,都在喊。我在人群中狂乱地打着,曲涛的头被我狠狠地打了过去,他顿时镇住了,随后又朝我打了过来。我们之间似乎夹杂了太多仇恨,一切怒火都在这一刻发泄出来。



    有人在喊,有人在叫,有人在笑,一切都在这几分钟内,我被打倒在地,随后几个人都朝着我狂踢,当我站起来想要反抗,又被人抓住头发,随后又是一棍子打在头上。我倒在了地上,看着颠倒的眼前景象,张彪,大斌,还有几个哥们都被打在地上,陈高还在与几个人打,我的眼前景象逐渐模糊起来,逐渐变红。



    我用手捧起李飞的脸,鲜血从头上直冒出来,流过我的脸,一阵发烫。当我再次站起来的时候,一把刀子插挥向了我。



    “老子要了你的命。”曲涛说。



    我一阵躲闪开来,刀子飞快地划过了我的胳膊,只听到人群中一阵“啊”声。



    混沌的楼道瞬间停止,仿佛站在了墓场,没有一丝声响。我回过头,只见大斌手握刀子,极力想要将曲涛推开,刀子插在了大斌的胸口。曲涛只是站那一动不动,手并没有离开刀子。



    我颠簸着身体冲了几步,“我草你妈”,用脚狠狠一踢,将曲涛踢出了足有一米,刀子掉落在地上,发出阵阵弹跳声。



    大斌倒在了地上,我与陈高将他抱起,张彪与其他几个哥们搀扶着李飞,我们冲出人群。曲涛仍然呆坐在地上。



    出了公寓,再次上了面的,车子调头刚要开动,前方出现了一群保安,没等我们下车,一阵阵铁棍和着车子的震动人群的呼喊在我们的周围狂响起来。



    正当我开门想要下车,前方玻璃被砸碎,碎片颗粒撒落在我的身上,紧接着就是周围的轰隆声,还有车门被踢引起的摇晃。我们在车子里面摇晃着,想要出去却又无法出去。



    隐约从轰隆声中听到外面有人喊着:“保安打学生,保安打人啦。”,“打,打死这群土匪。”



    土匪是谁?我们还是保安?流氓?亦或是那群看热闹的中国大学生们?这个夜晚是如此热闹,车子夹在两座公寓之间,呼喊,呐喊。仿佛我来到了一个动荡的年代,我从微弱的视线中看到公寓楼上的同学们在烧东西,向楼下扔东西,向楼下砸水壶。这是反抗?起哄?



    没过多久车子恢复了平静,我看到从两边公寓冲出的学生,一个个都围了过来,与那群保安推推扯扯。我使劲将变形的门推开。



    “打。”不知道谁喊了这么一声,周围的学生都暴动了起来,只见那些保安被人推倒在地,一阵乱踢乱打。



    我用手摸摸额头,满是热血,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我的心突然爽朗起来。我并没有因为今天的打架而郁闷,恰是这热血挥洒得让我心爽,内心中积压已久的怒火终于燃烧了起来。



    “谢谢各位,谢谢,我,黄邵斌,向大家磕头了。”我双手撑着跪了下去,将头紧紧地扣在地上。我听到周围的呼喊声。



    “小斌,大斌他流了好多血。”张彪过来将我扶起来。



    “马上送医院。”我们几个将大斌与李飞抱了出来,冲过混乱的人群,每一步都是如此艰难。



    学校的保卫科的车子开来了,还有医疗室的车子,车子停下,下来一个人,问:“那个伤者是刘军?他呢?也是保安?”



    “我们是学生,快点把他送去医院吧,伤很重。”陈高说。



    “啊?不是?”那个身披白褂的人突然转过了语气,“去去去,别挡路,我还有正事。”



    “他快不行了,我们是学生,我们是学生。”我情绪冲动地说,“大哥,求你救救他吧,把后车门打开,让我们上去吧。”



    那个人没有理会我,我懒得管他是什么人,我从身边谁的身上抢过一把刀顶在那个人的下颚上,“开门!”,“我叫你开门!”“你他妈没长耳朵啊!开门。”



    我们终于上了车,车上,我一直用手捂着大斌的胸口,可是一股股热血还在往外冒,直到最后送到医院,我的双手满是鲜血。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