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很牛逼的博客-牛B的小马甲-2017

最客观的评论性个人博客,关于人性的思考,稀奇古怪,奇思妙想等等。

 
 
 

日志

 
 
关于我

对社会无害的马甲。与我聊过您就知道,社会,财经,IT,国家,地外文明,样样行。研修Drupal。。。欢迎加qq:273462304

网易考拉推荐

<<光盲>>--燃烧[原]  

2006-10-25 00:00:00|  分类: 牛B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爽不?”张彪扔给我一包他家乡产的牛肉干。



    “爽,怎么不爽,你呢?”我叹了口气,想尽快忘记家里的烦恼。



    “烦,一个烦啊,真TMD没意思,还不如就呆在北京挨冻。”张彪撕咬着一块牛肉干,“回去受别人的气还要被群劈,以前的兄弟都不见了。”



    “又打架?你也真够酷的,老大,春天到了,该想想春天该干嘛了。”我半躺在床上,听着张彪寒假里面当老大的故事。宿舍很温暖,躺着看看书,一会就睡着了。



    张彪跟我说着寒假在家收成绩单的事情,而我则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学校的期末考试在没有秩序地作弊中结束,然后曾薇给了我们每人一个信封,让我们把自己的家庭住址写上。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我胡乱写了一个与湘城相邻的城市地址,然后写了个不存在的电话号码。张彪就可怜了,过年被无数兄弟鄙视了之后,回到家还被亲戚们鄙视一遍。一共5科校考,有三科都是缺考,这个已经很丢脸了。结果还有两科是考了满分,这个真的是让人难以理解。张彪他老子直接气着给了他两耳光:“连你老子也骗,一百分,你能考上50分我叫你一声‘老子’。”



    “我以后再也不能缺考了,也一定不能考50分以上。”张彪埋着头,有点委屈似的,我可是从来没见过彪哥有这么自责的表现。



    “那你以后怎么办。”



    “继续混呗!正如你所说,春天来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考试是小学生做的事情,我们做点成年人该做的事情吧。”



    继续混,记得我刚来Z大的时候是充满了希望,正如一只从阴暗角落飞出的鸟,似乎看到了光芒可以照耀自己的前程。继续上路,见到更多的就是混,混出来的要比想混的人过得精彩,不想混的要比想混的人过得精彩。所以说,要么就别混,要混就要混出个名堂。



    我也终于理解了生活不精彩的我是如何在无法混过去的日子里沉闷了。要当混混也是一门学问,小学时代的混混为了一颗糖而发生战争,中学时代则是为了表现自己酷酷的一面成为混混,身上穿的越破越能体现混混精神,大学也是非常讲究的地方,要成为大学里面的混混,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张彪尽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大混混,想要成就一番校园事业,却很无意地成为了一个小混混,小混混有点遗憾地刺激到了小混混的父亲。结果只能挨父亲的责备。也难怪,一个人留给别人的印象是很难改变的,当一个人想要改变自己,除非是把自己变坏,否则是无法让别人记住你的新形象的。所以当混混是很有前途的,可以让别人记住你。



    几天了,宿舍还是我们两个,我躺在床上看片,一直到傍晚感觉肚子有点怪怪的感觉。饿了,下去吃饭。张彪还在那独自享受着片子带来的刺激。



    “嗨!”很甜的声音,我走出公寓不远,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啊?是你!”那天那个女孩,我有点怪怪的感觉,“你好啊,这么巧啊,阿,我去吃饭,你呢?”



    “我在这里等了快一小时了!”她看着我的眼睛。



    “啊?”我不知道说点什么。



    “等你啊,笨蛋,那天离开后,我又跟在你后面。”她说着,我也终于明白了一些:“哦,难怪,我就说嘛,你怎么会知道我住这个公寓。”



    “一起去吃饭吧,我请客。”她眯着眼睛对我说。有免费晚餐,肯定不能浪费。不过我有点预感到她将会走进我的世界,只是不知道会在内心的哪个位置。不知道晴此时在干什么,在准备着高考?也许吧。



    我们一起去了学校外面的一家清真。“两碗牛肉拉面!”还没等我坐下来,她就已经向服务员开口了。我说:“就这么请客啊?不觉得有点寒酸吗?”她却还拿我开玩笑,“吃这个不好吗?你都这么肥了,再吃就成猪了!”这一说倒是把我给乐的,突然有种亲切的感觉,记得以前跟晴也是很直接的指出对方,我说她丑了,她也说过我肥得像猪。



    “你也真不给我面子,怎么不给我电话?”她问我。



    “我没有衣服要洗,干嘛要给你电话?”我回答着,这个时候服务员上面了。



    这个寒冷的天气,吃着一碗热面还真的是很舒服。热气把我的眼镜片上了一层雾气,我摘掉眼镜,继续填我的肚子。



    “哎哟,还蛮帅的嘛,摘掉眼镜看起来帅多了。”



    我继续吃着面。



    “这面就真的这么好吃?”



    我继续吃面。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了吗?”



    我听见了,我还是继续吃面,不想回答,一天没吃饭,这面真是把我给带到了天堂啊,在天堂里享受着,叫我如何去理会她呢?



    “我难道还没有这碗面重要吗?”她似乎有点生气了。



    我拿纸巾抹了抹嘴角,“你重要,你重要,这不能比嘛!”我吃得全身是汗,看看她那碗面,根本就没有动过,“怎么不吃呢?”



    “看着你吃东西,还真是倒胃口。”她终于又笑了,看来没有生我的气。



    “是吗?快吃吧,不然面凉了就不好吃了。”我这么一说,她也终于开始吃了起来。



    她很斯文,可是之前听她说话却没有感觉到,直到吃面这会,看她一根一根地挑选着吃。



    “你吃像有点,有点,呵呵。”我笑了起来。



    “有点丑是吗?我可是很斯文的哦,我吃不下了,不吃了。”



    “真是浪费,如果人人都像你这么浪费,那些乞丐就天天有美味了。”



    “如果人人都像你吃得那么多,粮食一定短缺,不知道会饿死多少人。”



    跟我开玩笑,挺逗的,我感觉这个小女生有点小顽皮,不过蛮可爱的。我一直没有怎么问她问题,一直都是她在问我。



    整个餐馆除了服务员就是我们俩,可能是离开学还有几天,返校的学生没多少,所以生意比较冷清。觉得有点冷清,她又点了一些烤串,说是请客请到底,我肯定是没意见的,反正独子也没有饱。



    我们沉默地坐在各自的视线中,一直等待烤串。我仔细看了她,她一直看着自己的衣服,手不停地弄着衣角,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可却没有开口。记得以前陈高跟我说过,与女孩子单独在一起,千万不要让女孩子等着你发言。我该说些什么呢,还是沉默。



    “对了,你,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呢?”沉默了大约5分钟,还是她先开口了。



    我们俩个都比较笨,呆了这么久,聊了这么久,却都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而且也没有自我介绍过。



    “我叫黄邵斌,你呢?”



    “你的介绍就这么简单啊?我叫林羽晴。”



    “雨晴?”



    “树林的林,羽毛的羽,晴天的晴,怎么?认识?似曾相识?”她歪着脑袋看着我。



    “没,你的名字跟我以前的一个朋友的名字很像。呵呵。”



    我们走出了这家冷清的餐馆,我把她送回到公寓门外,看着她。从她的身上能找到雨晴的影子。她跟我说了声拜拜,然后就站在那一动不动。



    “怎么还不进去?天气冷。”我问她。



    “没关系,你先走吧,我站一会。”



    “怎么?赶我走啊?”



    “怎么?舍不得我啊?不想走啊?”



    我们俩互相看了看,再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我对她说谢谢,很长时间都没有这么开心了。她说她也很开心,觉得我有点傻。我傻吗?我怎么没有觉得。



    她用手做出一个六字的符号,然后放在耳边,“电话”,随后她走进了公寓。



    有点感觉,一种对异性的渴望,每个人在大学都会得到一份爱情,这会不会是我的爱情?我不知道。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睡不着,一直想着这个林羽晴。我感觉她就是雨晴,是上天派来陪我的吗?大学,大学,大学真的是一个培育爱情的好场所吗?在Z大,我很羡慕那些在食堂里面成对的情侣,羡慕他们的生活,至少在这个学校不会孤单。而我则是经常感到孤单,没有安全感,男人需要给女人安全感,可是我却需要一个女人来给我安全的感觉,这种感觉源自内心。



    雨晴,此时的你是否知道,我在这里想着你,我是多么希望那个林羽晴就是你啊  “过年爽不?”张彪扔给我一包他家乡产的牛肉干。



  “爽,怎么不爽,你呢?”我叹了口气,想尽快忘记家里的烦恼。



  “烦,一个烦啊,真TMD没意思,还不如就呆在北京挨冻。”张彪撕咬着一块牛肉干,“回去受别人的气还要被群劈,以前的兄弟都不见了。”



  “又打架?你也真够酷的,老大,春天到了,该想想春天该干嘛了。”我半躺在床上,听着张彪寒假里面当老大的故事。宿舍很温暖,躺着看看书,一会就睡着了。



  张彪跟我说着寒假在家收成绩单的事情,而我则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学校的期末考试在没有秩序地作弊中结束,然后曾薇给了我们每人一个信封,让我们把自己的家庭住址写上。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我胡乱写了一个与湘城相邻的城市地址,然后写了个不存在的电话号码。张彪就可怜了,过年被无数兄弟鄙视了之后,回到家还被亲戚们鄙视一遍。一共5科校考,有三科都是缺考,这个已经很丢脸了。结果还有两科是考了满分,这个真的是让人难以理解。张彪他老子直接气着给了他两耳光:“连你老子也骗,一百分,你能考上50分我叫你一声‘老子’。”



  “我以后再也不能缺考了,也一定不能考50分以上。”张彪埋着头,有点委屈似的,我可是从来没见过彪哥有这么自责的表现。



  “那你以后怎么办。”



  “继续混呗!正如你所说,春天来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考试是小学生做的事情,我们做点成年人该做的事情吧。”



  继续混,记得我刚来Z大的时候是充满了希望,正如一只从阴暗角落飞出的鸟,似乎看到了光芒可以照耀自己的前程。继续上路,见到更多的就是混,混出来的要比想混的人过得精彩,不想混的要比想混的人过得精彩。所以说,要么就别混,要混就要混出个名堂。



  我也终于理解了生活不精彩的我是如何在无法混过去的日子里沉闷了。要当混混也是一门学问,小学时代的混混为了一颗糖而发生战争,中学时代则是为了表现自己酷酷的一面成为混混,身上穿的越破越能体现混混精神,大学也是非常讲究的地方,要成为大学里面的混混,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张彪尽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大混混,想要成就一番校园事业,却很无意地成为了一个小混混,小混混有点遗憾地刺激到了小混混的父亲。结果只能挨父亲的责备。也难怪,一个人留给别人的印象是很难改变的,当一个人想要改变自己,除非是把自己变坏,否则是无法让别人记住你的新形象的。所以当混混是很有前途的,可以让别人记住你。



  几天了,宿舍还是我们两个,我躺在床上看片,一直到傍晚感觉肚子有点怪怪的感觉。饿了,下去吃饭。张彪还在那独自享受着片子带来的刺激。



  “嗨!”很甜的声音,我走出公寓不远,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啊?是你!”那天那个女孩,我有点怪怪的感觉,“你好啊,这么巧啊,阿,我去吃饭,你呢?”



  “我在这里等了快一小时了!”她看着我的眼睛。



  “啊?”我不知道说点什么。



  “等你啊,笨蛋,那天离开后,我又跟在你后面。”她说着,我也终于明白了一些:“哦,难怪,我就说嘛,你怎么会知道我住这个公寓。”



  “一起去吃饭吧,我请客。”她眯着眼睛对我说。有免费晚餐,肯定不能浪费。不过我有点预感到她将会走进我的世界,只是不知道会在内心的哪个位置。不知道晴此时在干什么,在准备着高考?也许吧。



  我们一起去了学校外面的一家清真。“两碗牛肉拉面!”还没等我坐下来,她就已经向服务员开口了。我说:“就这么请客啊?不觉得有点寒酸吗?”她却还拿我开玩笑,“吃这个不好吗?你都这么肥了,再吃就成猪了!”这一说倒是把我给乐的,突然有种亲切的感觉,记得以前跟晴也是很直接的指出对方,我说她丑了,她也说过我肥得像猪。



  “你也真不给我面子,怎么不给我电话?”她问我。



  “我没有衣服要洗,干嘛要给你电话?”我回答着,这个时候服务员上面了。



  这个寒冷的天气,吃着一碗热面还真的是很舒服。热气把我的眼镜片上了一层雾气,我摘掉眼镜,继续填我的肚子。



  “哎哟,还蛮帅的嘛,摘掉眼镜看起来帅多了。”



  我继续吃着面。



  “这面就真的这么好吃?”



  我继续吃面。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了吗?”



  我听见了,我还是继续吃面,不想回答,一天没吃饭,这面真是把我给带到了天堂啊,在天堂里享受着,叫我如何去理会她呢?



  “我难道还没有这碗面重要吗?”她似乎有点生气了。



  我拿纸巾抹了抹嘴角,“你重要,你重要,这不能比嘛!”我吃得全身是汗,看看她那碗面,根本就没有动过,“怎么不吃呢?”



  “看着你吃东西,还真是倒胃口。”她终于又笑了,看来没有生我的气。



  “是吗?快吃吧,不然面凉了就不好吃了。”我这么一说,她也终于开始吃了起来。



  她很斯文,可是之前听她说话却没有感觉到,直到吃面这会,看她一根一根地挑选着吃。



  “你吃像有点,有点,呵呵。”我笑了起来。



  “有点丑是吗?我可是很斯文的哦,我吃不下了,不吃了。”



  “真是浪费,如果人人都像你这么浪费,那些乞丐就天天有美味了。”



  “如果人人都像你吃得那么多,粮食一定短缺,不知道会饿死多少人。”



  跟我开玩笑,挺逗的,我感觉这个小女生有点小顽皮,不过蛮可爱的。我一直没有怎么问她问题,一直都是她在问我。



  整个餐馆除了服务员就是我们俩,可能是离开学还有几天,返校的学生没多少,所以生意比较冷清。觉得有点冷清,她又点了一些烤串,说是请客请到底,我肯定是没意见的,反正独子也没有饱。



  我们沉默地坐在各自的视线中,一直等待烤串。我仔细看了她,她一直看着自己的衣服,手不停地弄着衣角,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可却没有开口。记得以前陈高跟我说过,与女孩子单独在一起,千万不要让女孩子等着你发言。我该说些什么呢,还是沉默。



  “对了,你,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呢?”沉默了大约5分钟,还是她先开口了。



  我们俩个都比较笨,呆了这么久,聊了这么久,却都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而且也没有自我介绍过。



  “我叫黄邵斌,你呢?”



  “你的介绍就这么简单啊?我叫林羽晴。”



  “雨晴?”



  “树林的林,羽毛的羽,晴天的晴,怎么?认识?似曾相识?”她歪着脑袋看着我。



  “没,你的名字跟我以前的一个朋友的名字很像。呵呵。”



  我们走出了这家冷清的餐馆,我把她送回到公寓门外,看着她。从她的身上能找到雨晴的影子。她跟我说了声拜拜,然后就站在那一动不动。



  “怎么还不进去?天气冷。”我问她。



  “没关系,你先走吧,我站一会。”



  “怎么?赶我走啊?”



  “怎么?舍不得我啊?不想走啊?”



  我们俩互相看了看,再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我对她说谢谢,很长时间都没有这么开心了。她说她也很开心,觉得我有点傻。我傻吗?我怎么没有觉得。



  她用手做出一个六字的符号,然后放在耳边,“电话”,随后她走进了公寓。



  有点感觉,一种对异性的渴望,每个人在大学都会得到一份爱情,这会不会是我的爱情?我不知道。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睡不着,一直想着这个林羽晴。我感觉她就是雨晴,是上天派来陪我的吗?大学,大学,大学真的是一个培育爱情的好场所吗?在Z大,我很羡慕那些在食堂里面成对的情侣,羡慕他们的生活,至少在这个学校不会孤单。而我则是经常感到孤单,没有安全感,男人需要给女人安全感,可是我却需要一个女人来给我安全的感觉,这种感觉源自内心。



  雨晴,此时的你是否知道,我在这里想着你,我是多么希望那个林羽晴就是你啊,我是多么渴望我们之间的情感能够火热地燃烧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