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很牛逼的博客-牛B的小马甲-2017

最客观的评论性个人博客,关于人性的思考,稀奇古怪,奇思妙想等等。

 
 
 

日志

 
 
关于我

对社会无害的马甲。与我聊过您就知道,社会,财经,IT,国家,地外文明,样样行。研修Drupal。。。欢迎加qq:273462304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光盲>>--记忆的沉浮[原]  

2006-10-02 00:42:00|  分类: 牛B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完年后,结束了那些你来我往的拜年,我又将回到那个校园。



    这几天,我与允奇还有几个好朋友玩转于湘城的各大酒吧。压岁钱就快花光了,口袋中装满了零散的硬币,这些都是在开酒之后奖励的硬币。一角,五角,还有一元的。我不是经常逛酒吧,甚至可以说我曾经不喝酒,是大学改变了我对酒的认识。酒,真的是消愁的好东西,可以麻痹人的思想,让人沉醉在幻想中,一切烦恼都被那些幻觉掩盖。



    要把他们几个叫出来还真的是不容易,过完大年初三他们就开始了学校的补习。去他妈的高考,补习,补习,补补补补,补补补,越补越没出息,想起了哈狗帮的歌曲。大学里面接触到的歌曲,高尚的诗人们会把这种歌曲看成是庸俗,那些教授们则是把这种歌曲称为流氓曲。而我则是一个愿意唱流氓曲的比真流氓还流氓的人。不过比起那些伪君子,我还是逊色了一些。



    朋友一起几个,喝完几杯都没几句话,虽然曾经多么要好,可如今在不同的战线上面,各自走着属于自己的道路,怎么会有心去想对方如今的状况。醉熏熏地走在寂静的大马路上,过完年后,这条路一直很安静,除了少数外地跑长途的车子白天经过,晚上很少有车子在这条路上行使。整个湘城的热闹要持续到初八。而这之前,整个城市的人都会忙于走亲拜年之中。



    我忍不住扶着路边的电线杆吐了起来,头疼得厉害,酒精在大脑里面肆意冲撞着我的神经。



    “斌?”



    我听见有人叫我,很熟悉的声音,我吃力地抬起头来。



    “真的是你?斌。”



    一个女孩子,模糊的视线忽近忽远,“你是???”,在我极力想要看清楚她是谁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头特沉,然后倒了下去,眼前一片漆黑。



    当我睁开双眼,已经躺到了床上,看着窗台上面的摆放的玩具,还有花儿。我在自己的房间里。昨晚发生了什么我已记不清楚,只感觉在我睁开双眼醒来之前见到过一个女子,是在梦里?还是在昨天晚上的某个地方?我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起来了啊,斌斌,来喝点汤,”妈妈给我端来碗汤,“以后别出去喝酒了,会把身体喝坏的,知道了吗?”



    “恩。”我小声的应答道。



    妈妈用勺盛起汤,放在嘴边吹了吹,用嘴角试探了温度,然后将这一小口汤送到我的嘴边,我张开嘴,小心地将汤喝下。此时我的内心温暖无比,因为妈妈的关怀。记得小时候妈妈也是这样喂我吃饭的,一种母子情感温暖了我冰冷的身体。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喝完酒我的身体就发冷,而且还伴随着皮肤过敏,起红斑点。当我瑟瑟发抖全身冰冷,我就会想起小时候躺在妈妈怀里温暖。



    “昨天晚上,你在雨晴她家店铺外醉倒在地,后来多亏了她叫了辆车把你送回来,”妈妈一边喂我喝汤一边跟我说,“那姑娘,去年没考上,今年还在复习,昨天正好是她补习晚自习放学回来,多亏她看到你。”



    我吃力地挪动了一下身体,喝完了最后一点汤,“雨晴。”我想起在我倒下之前的一个身影,一个女子,声音很柔和,很熟悉,却又模糊不清楚。



    “是啊,是她,你不会连她都忘记了吧,你们俩从小学同学一直到高中,”妈妈的话让我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一些事情,“我还记得你小学的时候她还天天来叫你一起去上学呢!”



    “雨晴”,“雨晴”,这个名字,不知道陪伴了我多少年,直到半年前我离开湘城的前一天,我还在学校的大学录取榜单上寻找着这个名字,后来我离开了湘城,来到了北京,来到了Z大,离开了高中的校园。



    记忆中浮现出了一个几乎快被我遗忘的人,她,我曾经多么要好的朋友,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回家。曾经是同桌,曾经还一起竞选过班委。为什么仅过了半年,我就几乎忘记了她,对她的记忆就像一只已经陪伴了自己多年的船,在不知不觉中沉没了大海之中,当船再次浮出水面,只能凭着记忆追寻曾经的点滴。



    雨晴是我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我们有为一支铅笔吵过架,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她有告过我的状,我也有为她辩护过。初中以后,她变了,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变得不太爱说话了,而我则是她唯一的倾诉对象。上高中的她,更漂亮了,有许多人追她。她跟我说过许多她的心里话,还有那些无聊的情书等等。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高考结束后,在湘城的夜宵摊子上。那个晚上天空飘着细雨,我们在小摊子边吃着夜宵,喝着可乐,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偶尔看看对方。那晚吃完夜宵之后,我们一起回家,中间始终隔着一段距离。



    晴对我说:“斌,我没有考好,我家人要我复习一年继续考。”



    “哦”我只是一直看着前方,没有眨眼,细小的雨飘落到我的眼球,眼前有点模糊不清。



    “你呢,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可能不复读,我不喜欢高中的气氛,”我的语气有点低落。



    “哎,”晴小声地叹了口气。



    我们就这样一直走,然后没有说一句话,最后走到她的楼下,看着她上楼,而我则是渐渐离去,没有再见,没有回头。



    后来我离开湘城的那天有往她家里打过电话,可是电话始终没有人接听,我知道她一定是去报补习班了。我离开了湘城。



    不知道我们的友谊算不算是一种初恋,在我的字典里,两个可以完全容纳对方所有内心世界的人在一起,这种友谊就是一种爱恋,可能我的理解有点幼稚,但我觉得那的确是我的一次没有完整恋过的初恋。我们彼此都喜欢对方,依赖对方,可是始终没有向对方表白,我们没有表白,是因为我们已经很知足于我们之间的友谊。



    雨晴,这个名字,当我再次想起来的时候,我有许多话要对她说,那些话仿佛是沉睡了千年,如今只想着要对她说,说点什么,说点曾经没有说出来的,曾经的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