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很牛逼的博客-牛B的小马甲-2017

最客观的评论性个人博客,关于人性的思考,稀奇古怪,奇思妙想等等。

 
 
 

日志

 
 
关于我

对社会无害的马甲。与我聊过您就知道,社会,财经,IT,国家,地外文明,样样行。研修Drupal。。。欢迎加qq:273462304

网易考拉推荐

<<光盲>>--生命中的一把火[原]  

2006-10-10 23:53:00|  分类: 牛B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告别了湘城,回到了北京,这个让我陌生的城市。回学校的人不是很多,校车在我上车之后等待了2小时,终于迎来了另外三个学生,最后迎接着我们四个回学校。



    仿佛是春天的风把这里的灰尘吹走了,没有了先前回去那种肮脏。街道路边的行人也显得整洁了许多,车子在城市中穿梭,首都,我曾经很向往的地方。



    司机师傅趁红灯停下的这一会工夫,从口袋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用手拍着自己的胸口,口袋,裤子。他找不到打火机,红灯开始闪了,换了黄灯,很快绿灯亮了。司机很不耐烦地踩动油门,车又一次开动起来。



    “哥们,有火机吗?借个火。”



    我就坐在靠前门的那个座位,司机像是在跟我说话。我从座位起身,过去帮司机点烟,车出了繁华的地段,路也很平坦,即使开着很快,也不会有抖动。我也忍不住点燃了一支烟,回到座位上,望着车窗外的高楼,吐着发闷的烟雾。



    坐在司机后面的是后来上车的一对学生情侣,不停地在那嬉闹。他们应该来自同一个城市,说着方言,我一点也听不懂。只是偶尔笑的声音过于夸张,会引起司机从反光镜中向后看看他们。我则是看着前方的大马路,看着前排的车子,那些车牌,有的是北京牌照,有的是外地牌照,行驶在同一条道路上。在Z大,有来自全国各个地方的学生和教师,大家都在同一条道路上,然而却固守着本分,很安分地生活着,因为是在度假。



    不管闲事会让人平安一生,在我离开湘城之前,妈妈就告诉过我。如今我不是不想管,而是,他们在那嬉闹虽然有点夸张,但却没有影响到我,我没有必要去管别人。他们在亲吻,男人的手开始有些不安分了,我只是稍微瞥了他们一眼,那个女的看到了,就凑上男人的耳朵说了几句悄悄话。过了一会,他们直接抱在一起啃了起来,完全不当车上其他几个人的存在。



    在Z大,就有那么一群爱管闲事的人,很多八卦新闻,经常让我们这些吃饱了没事干的人磨牙。隔壁班的新来的有一个英语老师,挺着个大肚子,就这么一点屁大的事让我们宿舍的几个讨论了一个上午,放学之后在食堂吃饭还在讨论那个大肚子的由来。我差点把饭喷出来。班主任曾薇有一天开班会,脾气不好把几个班干给批评了,针对她的脾气,整个班都开始议论了起来。第二天上教学楼,在楼道,听到别班的两女生说“1班那个班主任好象来大姨妈了,昨天把他们全班都给骂了。”一点屁大的事情,在经过众多口舌相传议论之后,完全变了味。大学里面的人似乎都很乏味,成天吃饱了都不知道干什么,有的人会装装逼搞搞科研。在Z大,我是吃饱了有事情做,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拿一团棉花揉起来,然后塞进我的耳朵。



    车开出了五环,渐渐地周围的建筑变得稀疏了。开出了繁华的地带,我们离学校越来越近。看着周围的景色也渐渐的荒凉,刚才的那一对情侣已经相互依偎在一起睡着了。司机也似乎是有点犯困了,又抽出了一支烟,我过去为司机点烟。



    “小兄弟,家哪的?”



    “南方的,湘城,”我跟司机聊起天来,“一个很陈旧的城市,有听说过吗?”



    “不熟悉,但有听说过,我年轻的时候经常往南方拉货,那时候,经常开夜车,停留在许多城市之间的马路饭店”司机吐出烟圈,精神起来,“那时候经常遇到土匪,赶夜车的时候,都得带上家伙,身边的副驾都会因为担心出事而不敢睡觉。”



    “那你有遇到过土匪吗?”



    “有,记得九几年的时候,去南方拉了一车干货,在途中遭受到了抢劫,货没了,皮夹没了,”司机师傅回忆着曾经的往事,“他们还说,收下马路钱,放车走人,没有把车给抢走,我倒还是挺感谢,至少没有伤害到生命。”



    “跑车很辛苦的,就是这样,我家的一个亲戚也是给别人跑车活的,”我跟司机聊了起来,司机也打起了精神。



    司机狠吸了一口烟,将烟扔出了窗外,叹了一口气,“咳,什么伤害到生命,那时候的人哪有现在的人狠?”



    “为什么这样说?”



    “你们这学校里面的都是贵族吧,我们面对你们这些学生,有的时候低着头还要挨骂,”司机又叹了一口气,“你说你们现在还有多少人真正是来学校读书的?”



    “话不能这么说,真正来读书的人还是很多的,来这里玩的还是少数人。”



    “就去年,也是这个时候,那时我在学校外面拉小车活,几个学生上来包车,问我价钱,”司机师傅看了看我,然后又继续踩着油门,“我说了一个价格,他们不满意,说便宜一点,我说就那么个价钱,当时学校外面就我一辆小车,他们找不到车就上了我的车,当我送他们到了目的地,他们只扔给了我10元,还叫我少罗嗦,我多说了一句,他们几个就把我的车给砸了。”



    “他们也太胆大了,这哪是学生,比土匪还土匪。”



    “所以我就说,现在的学生变坏了,变得不讲理了。后来报警了,抓到了他们几个,学校又以司机拉黑活为由把我告上了法庭,我无奈,你们学校的学生就是贵族,得罪不起。”



    贵族,曾几何时,我也以这个称呼而自豪,当别人说起Z大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昂贵的学费和一流的硬件设施,加上高消费高享受,这里就是一个贵族旅游度假胜地。可是,当我摸摸自己口袋,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戴的,包括自己吃的,一切都不过是拿父母给的金钱换来的。我不再以这个称呼而自豪,我感到羞耻,我们是一群花了父母钱来这里讨要贵族称号的人蛆。



    我又一次坐回原位,看到了坐在最后排的那个女生。整个大巴士,就前面坐了我们几个,后面的位置都空着的,一直到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了一个女孩子。看样子,她不怎么喜欢跟人交谈,而且喜欢安静,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窗外发呆。就像曾经我也发呆一样,用手托起下巴,看起来很劳累的样子。我是多么想找个异性朋友聊天,至少在Z大就不会太寂寞空虚,看着她,我真有想冲到后面找她聊天的冲动。



    读了半年大学,心理已经基本变态,不久的将来,我会像一只疯狗撕咬着周围的人,然后大喊:“我是Z大贵族,我是多么光荣。”是的,骄傲,为自己骄傲,为自己的变态而骄傲。如果读一次大学都不会完全把自己变态的一面呈现出来,那么这个大学也就白读了。至少在Z大,太过于老实和安静会使人感觉到不安,有点置身与淤泥中而无法呼吸的感觉。干脆一股脑儿也变态得了。



    看到学校了,车子开进了学校,最后在不停地转弯转弯再转弯之后,停了下来。车上唯一的四个乘客,一堆行李。我最先下车,然后帮忙取行李。后排那个女生最后下车。



    她在一只脚落地之后开始摇晃起来。看到她要晕倒,站在一旁取行李的我马上过去扶住了她。她可能是晕车了,我把她面朝上抱着往车旁的一个小台阶走过去。



    天气很冷,我半扶半抱和她来到那个台阶,坐了下来。她躺在了我的怀里,然后就那样一动不动。当我想站起来的时候,我被她紧紧地抱着腰,又一次坐了下去。她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她终于忍不住呕吐了起来,并且吐在了我的裤子上,看得出她很难受。



    我拿出一张湿纸巾,帮她擦擦额头,然后擦去粘在嘴角上的呕吐物。



    “你没事吧?”我问道。



    她抬起头来,然后摇摇头,振作了一点说:“好点了,头很痛。”



    我们保持刚才的姿势继续坐在那,一直呆到校车开走她才真正醒了过来。她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能帮我把行李送到我楼下吗?”我说好,然后就陪着她去往她所在的公寓楼。



    我的裤子还是脏的,虽然擦去了那些呕吐物,但是只要稍微弯下腰,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



    我帮她把行李送到了她所在的公寓楼下,然后站了一会。她说:“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把行李送过来。”然后又看了看我的裤子,很抱歉的说:“一会你回去把裤子换了吧,拿过来,我帮你洗。”我有没有听错,帮我洗?心里真是美滋滋的,脸有些发烫。我说:“哦,不用了,一会我自己洗就是了,你真的确定没事了,我也就放心了。”



    两个素不相识的人,此时是如此地镇定地面对面站在一起,仿佛有许多话要说,却又无言去结束这短暂的尴尬场面。“没事的,裤子上这一点,我一会洗洗就没事的,真的”我有点傻呼呼的感觉。



    她看了看我,然后把行李拖进公寓大门,然后回头对我笑了笑,“真的很感谢你,我的电话是***********,如果需要洗裤子,就打电话给我吧。”我的大脑以最强的记忆把这个号码记了下来。她的样子并不是标准的Z大美女,甚至可以说是陈高他们眼中的“三残”,即身高让我残疾,面孔让我残疾,体形让我残疾。但我却真的对她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当一个异性紧紧地把头埋在自己的怀里,除了心跳加速还能有什么?



    我离开了她的公寓楼,站在下面独自笑了笑,也许是老天在捉弄我,我真的会喜欢上一个Z大的女生吗?我觉得我应该更关心关心雨晴,我是多么希望刚才拥在我怀里的女孩是晴啊。我真龌龊,如果让晴趴我怀里,别说是在我裤子上呕吐,就是呕吐到我全身都是,我都没意见。



    “贱人,就是个贱人,你这个贱人,我一个人寂寞死了,终于你回来陪我了。”我一打开宿舍的门,里面的张彪就冲着我喊了起来。或许是激动,的确,有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突然感觉到了同学之间情谊的存在。宿舍的其他几个都没有回来,就张彪和我最早到学校。宿舍已经乱成一团,一个月前离开的时候感觉还没有这么乱,一定是张彪这小子乱搞出来的。



    站在阳台,点燃一支烟,宿舍真温暖,看着楼下停放了一个多月的一排自行车,车旁还有一对情侣抱在一起啃来啃去,羡慕,嫉妒,我想,我也该差不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