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很牛逼的博客-牛B的小马甲-2017

最客观的评论性个人博客,关于人性的思考,稀奇古怪,奇思妙想等等。

 
 
 

日志

 
 
关于我

对社会无害的马甲。与我聊过您就知道,社会,财经,IT,国家,地外文明,样样行。研修Drupal。。。欢迎加qq:273462304

网易考拉推荐

<<光盲>>--冰冷的手铐[原]  

2006-08-18 00:16:00|  分类: 牛B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高这小子已经出去了好几天了,因为社团的忙碌,平时他一回来就趴在床上睡觉,少了上课的踪影,更是少了宿舍晚上的口水大仗。



    这个宿舍永远都不会安静,自从上次陈高的学友给宿舍带来了几盒光盘,整个楼道都被影响了,周围都是从我们这里传出去的影片,那种让人窒息的叫声更是弥漫了整个楼。他们称陈高为陈大师,我是一个人看着这个无聊的宿舍发呆,偶尔来到阳台看看楼下风景。



    这天楼下开来一辆警车,有几个人在那问事,我在阳台看着那些人指指点点,因为很久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件,这个楼已经很长时间没招来警车了,所以很是新奇。一定有大新闻,一会又见几个人朝着我们窗户指了过来,不妙,有点不详的预感。陈高已经出去了一周都没有回来,帮忙打理社团事务的大斌也是被累得不行了,也不见他回几次。难道人人尊敬的陈大师出事了?



    我的预感真的没错,都说女人预感最准最强,而我更是对自己的预感佩服得五体投地。以前预感什么下雨刮风之类的就从来没有错过。



    “请问你这是陈高的宿舍吗”,一个人对着外面的人说,声音比较大,我在阳台都听得很清楚,我连忙穿上衣服出来开门。



    “你们找陈高?”我打开门看到几个警察对正看着我这边,周围还有几个隔壁宿舍的小子。“陈高他不在。”



    “哦,你好,是这样的,我们来这里是想调查一下陈高的一些事情”,一个警务人员对我说,身边还跟着一个拿着本子与笔的小伙子,“他前几天因为在昌平一个台球室贩卖黄色盗版光盘而被我们抓获,我们怀疑他与一个专门制造盗版光盘和淫秽色情光盘的犯罪集团有联系,所以想来你们这里调查一下,希望你们宿舍的人能配合我。”



    “盗版?黄色?拘留?”我有点疑惑不解,但我知道他的黄色本质,可是不敢想象他会与什么犯罪集团联系在一起,毕竟我们都是十八十九的年轻成熟小伙子,做什么事情都应该会考虑到后果了。



    “我很希望你们这里的每一个人与这个事情没有联系,我办事是需要证据的,没有证据我不会乱把他怎么了”,那个人看着我停顿了几秒,“所以请你能配合我们。”



    “我不知道什么,他与什么盗版什么黄色犯罪集团什么的,我都没有听过啊”,我有点害怕,虽然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过,但我还是怕因为一些事情牵涉到自己这里来。“我会好好配合你们的调查的。”



    “你们宿舍平时都什么人来?”

    “没什么,都一些同学,认识的。”

    “有没有一些外面的社会上的人?”

    “这个。。好像没有,我们刚上大学,接触到社会很少吧”

    “那你见陈高有没有带过什么人来?”

    “一般来的也就是他的一些社团上的人。”

    这个时候大斌回来了,头发凌乱不堪,不知道在外面怎么了,也很少见他回来,特别是这几天。



    “他是?”

    “大斌,你来的正好,”我站起来拉着大斌坐下,“他们询问一些陈高的事情,你跟他们说说吧。”

    我一个人走出来了这个破宿舍,看着大斌满头大汗地接受着一个个问题,真的替他担心,不知道他会不会被抓去,我还是很怀疑他的人品的,毕竟跟着陈高办事,多少受点影响。



    一个人走在路上,想起刚才那个警察说的话,有点怪怪的感觉。那个警察说“他前几天因为在昌平一个台球室贩卖黄色盗版光盘。。。”,这句话听起来怎么都觉得别扭。抓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是因为贩卖黄色光盘?还是因为贩卖盗版光盘?这话理解起来真有问题。我这种智商的人会对一句别人认为正常的话产生怀疑,一定是那句话有点跟我过意不去。



    如今的光盘还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可在我们学生消费群体中,最受欢迎的当然是便宜的东西,因此盗版自然成了我们的首选,都说我们要打击盗版,可换了我们这里,谁要说买了正版,那一定是脑子侵水了,谁有钱去买那东西,虽然这里“贵族”很多。但买盗版应该不至于算犯罪吧,陈高难道是去卖盗版?哎。。。可怜,为了大家利益牺牲了自己,值得我们去默哀三分钟。精神粮食不能没有,大学多么无聊,特别是在我们这个和尚如云的集体中,更是需要精神粮食来滋润生活,可是就在我们寻求精神粮食的同时遇上了麻烦,破Z大的网络真是烂,想从网上找几个好的网站来弥补精神的空缺都不行,只能自己买盘了,总不能天天带着硬盘满楼道去找片吧。来到正版店,看看架子上面一个个包装精美的影片,还真是找不出什么适合我们的东西,全是一些麻痹我们精神的老学者的作品,看多了会吃不下饭,看少了还能多活几年。偶尔进到一个小黑店,这里吸引了我们无数大学生,这里有我们喜爱的A片,也有便宜的学习工具软件。可是没过几个月,这个店又被查封了,真TMD缺德,哪个王八蛋通风报信啊。



    一个小店倒下了,还有千千万万个人民站起来,于是楼道中开始经常来一些卖光盘的人。很欣赏他们的工作,他们是生活在危险之中的地下党,为的是我们无数大学生,随时可能牺牲自己,陈高也许就做了这一类人,所以最后还是非常崇拜他的。想了这么多,我始终想不出为什么卖黄色盗版盘犯罪,难道一定要我们买正版黄色盘?能买到吗?既然买不到那为什么买这些盗版还算犯罪。软件买了盗版又怎么了,难道要我们这些拿父母钱的学生都去花几百元去买正版软件来成为一个贵族?我真不想去做这个贵族,做得太吃力。



    去TMD,不去想了,走着走着来到了学校门口,突然警车从我身边开过,又在不远处停了下来,大斌探出个头叫住我,让我一起去接陈大师。看了看天空,临近黄昏,时间还早,去看看那个可怜虫。



    打开门,出来的是一个满脸发白的人,嘴唇开裂了,衣服都乱乱的,扣子也没有扣好。他。。。陈高,我和大斌都不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陈高。



    “怎么了,陈高,说说话”我突然有点心酸,一个每天都在身边的人突然成了警察所谓的罪犯我很难接受,我不停的拍打着他的肩膀,“大哥,你到是说说话啊,我们接你回去了,走吧。。。”



    陈高站着不动,眼睛一直盯着我,我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害怕,也许是因为我曾经在他背后八卦了一些他的新闻吧,有点心虚,但我可以看出他的眼神是在乞求,乞求着什么。



    大斌挽过陈高的肩膀,“走吧,有什么我们回去说。”



    一个警察走了过来,然后拉起陈高的手,我吓住了。他的手腕露出了发亮的手铐,那是。。。我的眼泪流了下来,这个难道就是罪犯?警察把手铐打开对着陈高说:“你可以走了。。。”,陈高的衣服一直垂落下来,把他的手铐给挡在里面,所以一开始我们并没有发现什么,现在我基本可以感受到他在这被拘留的两天是怎么度过的了。



    我们刚走出路口,陈高就“砰”地倒在了地上,“怎么了,陈高”我使劲地将他扶起来。



    “水,给我水,我要吃饭。。。”陈高微弱的声音再一次将我们的泪水带落了下来。

    “这他妈的混蛋,我们是大学生,怎么能这样对一个大学生。。操。。。”我紧握拳头,真想找个警察出来打,我们打的回学校。



    一路上,陈高反复地说着“我要水,我真的不认识他们,我不认识他们。。。我要水。。你们放了我吧。”



    吃过饭后我也知道了陈高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他出去了几天,去了市里一所重点大学那,找到一个他的老乡搞了一笔生意,就是从别的渠道批发了一箱盗版光盘,其中有些A片之类的,然后在那个学校的公寓里面偷偷地敲门卖,后来一次被抓住了。他的老乡,也就是那个重点大学的里面的学生会主席,光盘都是从他那来的,他是叫陈高去帮他卖,没想到这一次却卖出了罪,陈高没有出卖那个人,被拘留的期间,那些人一直没有给他吃饭,也没有给他喝水,两天下来,见他不行了,就来到了学校叫我们。



    真是一群畜生,去他妈的狗屁警察,去他妈的兄弟老乡,什么垃圾重点大学,什么垃圾学生会主席。



    我们很可怜地生活着,而这次的陈高的事情更是让我知道了“学生”这两个字在加上一个“大”字之后会变得非常可怜,特别是我们这群民办大学的人。如果说一个重点大学学生会主席贩卖盗版黄色光盘,我想没几个人相信,可如果说一个民办大学的学生买光盘,别人也一定怀疑这个人买的是一些淫秽东西。



    晚上睡觉,想着白天的事情,想着陈高倒下的情形,心里乱乱的,还有那副冰冷的手铐。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