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很牛逼的博客-牛B的小马甲-2017

最客观的评论性个人博客,关于人性的思考,稀奇古怪,奇思妙想等等。

 
 
 

日志

 
 
关于我

对社会无害的马甲。与我聊过您就知道,社会,财经,IT,国家,地外文明,样样行。研修Drupal。。。欢迎加qq:273462304

网易考拉推荐

<<光盲>>--铁关系铁权利铁社团[原]  

2006-07-17 19:35:00|  分类: 牛B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高汗流满面地走进宿舍,向我们挥着手里的文件夹,“知道什么叫人才吗?这个。”我们几个很疑惑不解,陪同他办事这么久总是感觉他总是喜欢炫耀,而并不是塌实地去一步一步去完成事情,因此对于他的某些事情的成功我们也从来不过问。“学院允许我们搞这个舞蹈培训班了,并且可以提供一个教室,”陈高很乐地拍着大斌的肩膀,“就下个周末,我们举行一次希望社团的文艺活动。”我知道陈高的话是想让我们都过去帮忙跑腿,其实一个宿舍彼此之间都没有必要拐弯抹角,直接说帮忙就行了。



    凭借着上界的一个老师的铁关系,陈高打入了学校的内部,特别是在学生处和学院的学生科那的关系,当然生活部门那边也有着酒桌上面的拖欠关系,因此社团的发展远比我们想象中要一帆风顺得多。在这个炎热的天气里,我与李飞忙碌着为这次文艺晚会贴海报,张彪则是负责去生活部那边借音响设备,陈高一时间成了我们的老大,在他身边的大斌自然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物了。突然感觉我们之间结起了一曾薄薄的隔膜,但又说不出究竟是什么。



    “陈大师,生活部那的音响不让借”,张彪喘着气从生活部那边回来,“他们说根本就不认识我们这个社团。”

    “他妈的,老子跟老处长关系铁着呢”,陈高怒了,“告诉他,是王处长的朋友,让他给我们挑最好的音响设施,还有你一会再去后勤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要用的东西”。



    “妈的。。。”张彪的脾气很暴躁,但却又很无奈地骑着那破三轮离去。



    我们贴完了所有的海报,当我们返回食堂去吃饭的时候让我们头疼的事情来了,之前半个小时在这边贴的海报被伦琴电子社团的周末演出广告给盖上了。真TMD变态,才半小时,我们的海报就被盖住了只剩下海报标题了。



    “陈高,那个伦琴社团把海报直接贴在了我们海报上面,怎么办?”李飞说,“要不要再去印几张海报贴上去?”

    “贴。。贴。。。老子让你贴”,陈高叼着支烟随后叫上大斌,“全跟我来。。。”



    陈高来到食堂外面,看了看外面的广告栏上的海报,随后又来到路口的广告牌,“妈的,当老子不存在是吧”,陈高气氛地把伦琴电子社团的海报给撕了下来,然后揉成一团扔在地上,使劲用脚一踢,一个漂亮的弧线球砸中了一个女生。



    “哎哟。。。谁啊。怎么这么不长眼睛。”女孩瞧我们这边瞪了一眼,“你?。。你?。。还是你?”。我们几个往后退了一步,只有陈高原地不动地站在那,与女孩对视着,“怎么了?老子心情不好,踢着你了是不?对不起。。行了吧?”



    “少跟本姑娘说心情”女孩把纸团拣起来,“吃下去。”

    “小妞。。。火气别这么大,我说了对不起不就得了,至于这样吗?”

    “吃下去。”女孩的态度很强硬。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社长今天也心情不好。”大斌往前靠了靠说道。



    “啪。。。”一个耳光打在了大斌的脸上,一个类似张彪那么健壮的大汉突然出现给了大斌一个耳光,“海露,这小子欺负你是吧,我老远就看见你跟这几个人了”。这个女孩叫海露,名字很好听,可人却不怎么温柔,一切都因为一个耳光的声响而停止了,空气也异常地静止而无流动,陈高的怒火似乎没有消失但却已经冒出冷汗,不可说我是个懦夫,我没有能力去帮大斌,特别是这次遇上这个彪壮大汉。可我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倒霉的总是大斌?



    我们几个走了没几分钟,迎面冲来几个比先前那个彪壮大汉更结实的人手拿棍棒急冲冲朝我们这边走来。“看来有戏看了,可能有群架了,”李飞说,“刚才那一会时间没有白呆,现在可以看看群架了,不知道谁这么倒霉”。李飞正乐着,陈高也很尽量放松自己的心情,因为刚才的那一幕。



    眼看那几个人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而且眼睛还冒着怒火似乎要将人给吞噬了。陈高掏出火机点烟,烟没有点着就被一木棒打在了右手,疼得哇哇大叫。。。我们几个也同时被木棒打倒在地,想跑却又跑不起来,看来这群人是专门冲着我们来的。



    “你们认错人了吧。别打了,求你们。。认错人了吧。”大斌双手抱着头似乎流出眼泪了,“啊。。啊。。”,木棒的打击声音绝对不比我们的喊声小。整个过程持续了足有三分钟之久,李飞很没出息地哭了起来。



    那几个人走的时候还朝陈高身上吐了泡口水,“下次再撕我们的海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飞,你真他妈的乌鸦嘴。”陈高使劲全身力气站起来,一只手抬不起来,另一只手捂着额头,鲜血直流着。我算走运,没怎么被使劲打,我们几个相互扶着去了学校外面的小私人诊所。。。整个一天就这么痛苦的结束了,至于那个晚会的问题,只能交给张彪和周全带几个人去处理了。



    事实说明了一切,当我们被打的时候,一定要老实,要老老实实把手放好,不要用手抱着头,也不要试图去抢那些暴徒们的凶器,否则会死得很难堪,这个就是为什么我们几个人当中就我伤势最轻的原因了。让他打,他打累了自然就不打了,否则你越是反抗就越招起他们的那种打人的欲望和激情,就像女人被人施暴,越是反抗就越让施暴者感到刺激,于是越痛苦的去承受这些,还不如乖乖地接受这一幕。。。就这么享受了一次被打的滋味,我又成熟了许多。



    傍晚得知张彪那边借音响设备也出问题了,借来的东西都不能用,陈高感叹着:“这真是铁关系铁权利啊,连个狗屁音响都借不到,太没面子了。。。”



    之后的日子里,让我们很着急的就是那让人既想拉拢的学校部门之间的关系,不拉关系也不行,总会被其他社团压制,拉关系也很郁闷,为此付出的很多却因为大权吃小权问题而陷入更多困难。没关系受同辈气,有关系还得看权利拥有者的脸色。



    晚上我们在一起商讨着社团下周的晚会,橘黄色的光把每个人的脸照得苍老了许多。。。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