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很牛逼的博客-牛B的小马甲-2017

最客观的评论性个人博客,关于人性的思考,稀奇古怪,奇思妙想等等。

 
 
 

日志

 
 
关于我

对社会无害的马甲。与我聊过您就知道,社会,财经,IT,国家,地外文明,样样行。研修Drupal。。。欢迎加qq:273462304

网易考拉推荐

<<光盲>>--鬼敲门[原]  

2006-12-27 23:10:00|  分类: 牛B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经连续几天的高温,从超市买回来的西瓜在被我与李飞啃光之后,瓜皮已经开始腐烂。没人去打扫卫生,因为宿舍就只有我们俩。如今的宿舍已经今非夕比了,少了争吵,少了寝室夜话,更少了一份快乐。冷清。



    周末,李飞转换了度假地点,我则是去学校外面的网吧刷夜,玩游戏,喝酒,摇头,跟着一群不知道名字的人疯狂的喊,疯狂的跳。回到宿舍已是筋疲力尽,看似简单的一个开门动作,被我糟蹋得差点把钥匙给掰断。



    “咔嚓”一声,仿佛是一张沉睡了千年的古门,这是我的宿舍,我的窝,几张空床板,还有一张床上凌乱地丢弃着各种生活用品。一台电脑,那是我用来学习的机器,如今已经满目沧桑,惨不忍睹,还有一橘子皮挂落在显示器后盖上。空气中带着死去的生命--细菌。



    拉开阳台那蒙上了不知道有多长时间的窗帘,开窗,阳光刺眼,我想结束这一切,是否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怪物,吸血鬼,害怕阳光。从窗外吹进的风卷起窗台的灰尘,尘土缓慢地降落,无声,一切都那么自然。



    刷牙,看看风景。“草!”我看到曾薇拿着一个本走向公寓,肯定没好事。我扔掉牙刷,喝了口水急忙将口中泡沫清洗掉。倒在床上睡觉。



    “砰砰砰”,野蛮的人又在踢那衰老的门。震动强烈,把头蒙在毯子里,声音逐渐变弱,我的心平静下来。



    我开始烦恼周末的到来,因为周末的孤独,尽管平时也很孤独,因为周围的宿舍几乎都大一乖乖守屋,大二决不回屋。我则是这群人中最乖的一个,我监守着自己的寝室,不让小偷带走一分钱,虽然如今小偷也搬出了学校。我爱这里,我爱我的床。我想起周全走之前说的一句话:“Z大啊,在这里唯一值得我留恋的就是我的床了。”



    我爱我的床,因为我的绝大多数时间都靠它来度过,没有它的陪伴,我如何去消遣已经被我浪费得所剩无几的时间?更多的人在逃避,我则是在床上度过了我的自考生涯,我缺课,因为烦老师,我想自己单独找个清净的地方去学习。来到自习室,尽是占座,不然就是接吻戏现场版,我离开。最后回到宿舍,安静,自考,我爱死你了,自己学自己想要学的东西,考为了拿毕业证必须考的东西。



    “砰砰砰”,一阵踢门声,我从梦中醒来,不是梦吧。房间内黑忽忽的,我从早上睡到晚上,经历了黑到白,白到黑,最后又从黑夜中醒来,而且是被一阵踢门声吵醒,我妙的梦啊!



    打开门,却又没人,我还以为是曾薇来找茬,慢悠悠的走出来却又没见一个人。走廊也是异常的安静,人去楼空,只剩下我这个守墓者,等待那些在大学城里死去的魂魄复活。



    “谁啊,刚才哪个傻逼踢门。”我从大学里面学到了一些骂人用语,非常专业,非常有品。



    没人回答,只有回音。昏暗的灯光带来的尽是寒冷,让我的毛孔都缩立起来。



    关起门来,打开灯,看了看手机,0点23分。我睡了足足15个小时,感觉肚子饿了起来。翻来翻去找不到一样可以吃的东西。



    走廊传来脚步声,一阵一阵,声音从小变大,感觉逐渐逼近我的窝。正当我起身想出去瞧瞧的时候,脚步声没了。声音停止在我的门外。



    “谁啊?”我走过去开门,手有点颤抖。



    打开了门,又是空无一人,我拍拍我的脑袋,耳朵,我的听觉不会有问题吧,在确定我的确没有做梦之后,我又一次关上了门。



    肚子实在饿得难受,下去买东西,一楼大厅有自动售货机,我穿着拖鞋下楼。感觉在我的周围有一只眼睛正盯着我,前面,身旁,后面?我回过头,却什么都没看见。我要了一听可乐,一根肠。环顾四周,在确定没有人之后,急忙跑上楼。



    可怕的夜晚赶紧结束吧。我祈祷着夜晚快快离去,吃了泡面,睡不着觉,开了电脑看电影。我的生物钟已经完全颠倒了过来,大学的生活就该如此结束?而且即将带走我的生命?



    门外又一次传来了脚步声,与先前一样,声音从小变大,逐渐逼近我的窝,突然停住了。我深呼了口气,看了看手机,1点06分,这么晚了不会有人的。



    正当我转身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敲的我的门,我眉头紧皱,直冒冷汗。



    “草,谁啊。”我尽量把声音放大,想要掩饰内心对于黑夜和寂寞的恐惧。



    门外没有回答,只有敲门声,还在继续。



    我憋足了一口气,飞快跑去迅速将门打开,一眼张望门外。只瞧见个骨瘦如柴的小伙弓着腰用手撑着墙。



    他开口说话了:“大哥,有烟吗?给我一支,好吗,谢谢了。”



    终于松了口气,我的心一直悬在那安静中的一点声响,给了他一支烟,我自己也抽出一支,点燃,猛吸起来。陈高啊,张彪啊,大斌呀,你们真够狠的,也不回来陪陪我。男人也有害怕的时候,特别是害怕寂寞,这跟女人一样,不同的是男人会伪装自己,将恐惧的表情埋藏起来。



    Z大并不是冷清的校园,Z大已经连续几年的招生王,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小弟小妹被学校“录取”。只是公寓之间的差距比较大,我们这座楼大多都是老生,楼内已经空空如也,不像那些公寓里面的新生,一个个都带着稚气可爱的面孔,幻想着大学的一切美好。“留在大学吧,不要离开,如果你真要离开,就请把公寓炸掉。”--这是我在我们公寓楼外的墙上看到的,宿管出了这一招也很难留住学生,谁不想出去租房激情一把,谁不想出去自由一回。只有我这么笨的人,仍然监守在大学第一堡垒:公寓。



    我也想过离开Z大,提早离开可以提早结束浪费在可耻的中国教育上的钱。虽然我已经浪费了许多,因为我爱好,我想留在这里学点东西,至少在我走的时候不至于留下遗憾。



    我想雨晴了,我是多么希望她能够快点来到北京,与我一起学习。我很孤独,特别这段日子,看着舍友一个个离开,心理满是压抑。如果有一个人能够在这个时候陪我聊上一小时,我起码可以增加多活10年的勇气。可是那只是如果。也许大学就应该孤独度过,也许是我不懂得生活,不知道什么叫享受,也不知道什么叫校外野生活。



    第二天起床又是下午,不知道前一天晚上是如何睡着的,只知道有人来敲门要了支烟。



    我想出去看看隔壁宿舍的几个哥们,看看他们还有几个人呆宿舍。当我闯门回来的时候,门上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等着我来收拾你,给你8小时叫人准备,晚上10点我准时来。多叫些人,否则你怎么死都不知道。”标题是“看你不顺眼”,结尾署名是“把你打出龅牙”。



    “谁这么狠,不会是贴错了门吧。”隔壁小胖站我身边看了看说。



    我咬咬牙,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鬼知道,一群无聊的人。”我将那张纸撕了下来,“小胖,晚上没什么事吧?”



    “哦,哦,我有事,今天不回来了。”小胖突然结巴起来。



    看了看他,我笑了笑,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没什么事,只是想叫你晚上把门关好。”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